唐明:奧斯卡獎趨向「國王的新衣」

A+A-
電影「小婦人」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圖為劇照。

奧斯卡獎除了最主要的幾個獎項比拼之外,最有觀賞性的,還有最佳服裝設計。

最佳服裝設計關乎審美造型、歷史知識、剪裁工藝的功力,少一丁點人力物力和實力,都辦不到。但是今屆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得主「小婦人(Little Women)」,實在是看不出有甚麽實力可言。

事實上,這一齣「小婦人」的服裝,比起 1994 年的版本,也要遜色得多。但 1994 年珠玉在前,也只獲得提名而已。

奧斯卡史上最轟動的服裝設計,首推 1938 年的「瑪麗皇后(Marie Antoinette )」。

1938 年電影「瑪麗皇后」服裝造型照。

可惜的是,當年並沒有最佳服裝設計獎,而且拍的是黑白片,即使如此,也掩不住幾乎每一格畫面的熠熠生輝,這齣電影所設計並製作的服裝,是忠實還原 18 世紀法國宮廷,尤其是凡爾賽宮極盡奢華的風格,也為後來的服裝設計定下了一個幾乎無法超越的標準,甚至可以說,這是一齣只憑服裝設計而成為傳奇的作品。理所當然,許多服裝最終都成為博物館展品。

後人提起這部作品,都說是荷里活黃金時代的財力象徵,但電影公司對於服裝製作有如此一擲千金,近乎任性的豪氣,不免令人有點震驚。

也許這齣電影太久遠了,為今日的荷里活人所忘卻,但只是上個世紀 8、90 年代,荷里活一連串獲最佳服裝設計的電影,都是精工細作的典範,尤其是好幾齣背景同樣是 18 世紀的作品,譬如 Barry LyndonAmadeusDangerous Liaisons,簡直像在看活動的油畫,精緻典雅的風格,非語言所能描述。

但是今年的「小婦人」,只從畫面顔色上就面目模糊,各種最為老氣橫秋的深灰、暗褐、濁黃、泥綠、棉花糖的粉紅拼凑在一起,好像一團雪糕、牛油果、曲奇搗在一起的麵糊。

剪裁工夫也似乎是血汗工廠趕工出來的廉價時尚,裙子鬆鬆垮垮,袖口和下擺都好像沒有踩線縫合,一絲乾淨利落的線條也找不到。

用料就更不用說,充斥各種當代電腦宅男風的格子布,棉布睡衣款的間條,甚至是蓋在沙發上的毛毯,都披掛在演員身上,乃至於原著中的這班 19 世紀的婦女,好像是一群 20世紀 60 年代在胡士托帳篷裡借宿的嬉皮士,穿越回去的。

電影「小婦人」劇照。

原著「小婦人」的家庭雖然不是大富之家,不能和瑪麗皇后的宮廷相比,但是她們也是一個中產家庭,家裡有鋼琴和藏書,人人知書識禮,端莊、雅致的風格,不等於樸素淡寡,更不等於廉價和粗糙 —— 可這偏偏是今年這部獲獎的「小婦人」所表達的審美標準。

為何同一個作品,1994 年和 2020 年的前後兩個版本,出現明顯的審美落差,實在耐人尋味。難道當今的荷里活的人才,真的不及當年?顯然不是,至少「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的服裝,以及其中各種仿造的珠寶,也非常可觀,足以賞心悅目,那說明甚麽呢?

唯一可以解釋的是,今日的奧斯卡這個競技場,遊戲規則變了,並非量才而論。明顯不夠格的作品或者演員,都只要甚麽大佬一句話,就可以鯉魚跳龍門,根本無法令人信服。不要說男女主演,最佳電影獎這樣可以博出位的大奬,連服裝設計獎都不免淪陷。

如此粗製濫造的「最佳服裝」,是傳遞甚麽訊息呢?亂蓬蓬、烏濯濯的服飾風格,都可以用甚麽「簡樸、率真、隨性」的低級謊言來包裝嗎?這齣電影居然獲獎,真可稱是奧斯卡版的「國王的新衣」,明明是隨便披掛的一堆家常服,偏要說成是精心設計的藝術成果,或許還可以鼓勵後來的設計師,繼續唱各種高調,來掩蓋自己的平庸,試探評委的 integrity,挑戰審美的基本常識。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