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A+A-
意大利北部倫巴第(Lombardy)曾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當地一間小學自停課後人去留空。如今疫情放緩,多國卻憂慮即使復課,很多學生已不再返校。 圖片來源:路透社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後,便會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作為最先爆發疫症、停課亦是最久的歐洲國家,意大利及西班牙如今同樣面臨教育危機。兩國政府均向有需要家庭給予支援,發放平板電腦及代付上網費用,慈善機構亦加入幫助。惟需求太多,而供應太慢 —— 官方數據顯示,超過 10% 學齡兒童家中沒有電腦或平板電腦。結果,大多數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繼續依賴父母的手機上網學習,兄弟姊妹之間要共享 1 台,有些人甚至連 1 台也沒有。

意大利教育部表示,全國封鎖後,約 830 萬名兒童中,有 6% 沒有參與遙距學習。西班牙官方估計的情況更加嚴重,大約 10% 至 20% 的兒童及青少年並未參與網上教學,其他人亦僅是間中參與。Barbara De Cerbo 是那不勒斯(Naples)郊區一名校長,她直言:「我從沒見過這麼多孩子未有回校。」她的中學約有 10 分 1 學生從未登入網上課程,其餘很多人也只是偶爾參與。「我們現時憂慮將會從此失去他們。」

意大利全國停課抗疫期間,12 歲 Giulio Giovannini 居於托斯卡尼(Tuscany)郊區一間村屋,村內缺乏互聯網服務,他需要帶著平板電腦走上山頭,以取得網絡訊號進行網上學習。 圖片來源:路透社

美國校區則以不同方式衡量出席率,例如紐約市教育局便把任何互動都當作課堂參與,包括學生向教師發送的電郵,或是在聊天室(chat log)的留言。但當局表示,即便有需要的家庭已獲電子產品及免費 Wi-Fi,最近數週平均逾 10% 學生未有每天上課,比慣常的缺席率要高出數個百分點。教育人士警告,進度落後的學生將在復課後苦於追趕同儕,可能對他們的生活及事業造成永久影響。

邁阿密-戴德郡校區督學 Alberto Carvalho 為免學生跟不上進度,在今春派發 12 萬部電子產品,確保學生可以參加網上課程;社工則逐家逐戶尋找失聯學生。他還計劃開辦一個夏季網上課程、增加線上補習老師,並在水平較低的學校增加教學時間,以助學生追回進度。由於過去數月中斷授課,並將失去往常的夏季學習,他提醒:「美國應為這場歷來規模最大、史無前例的復課做好準備。」

不過,失學潮對意、西兩國的打擊相對沉重。疫症襲來前,西班牙已有近 18% 青少年未能完成高中課程,輟學率冠絕歐盟。意國亦不相伯仲,在貧窮及偏遠地區,例如那不勒斯公屋區 Ponticelli,青少年平常也容易受到引誘,加入當地犯罪集團 Camorra,但停課使情況更為嚴竣。慈善組織生命之樹(L’Albero Della Vita)員工 Patrizia Pica Ciamarra 認為,持續停課增加青年誤入歧途的風險:

街上遊蕩的兒童容易被走歪路的人們狩獵。學校現正失去保護未成年人士的功能。

輟學問題某程度也與父母們有關。有老師在網上授課期間,被一名光著上身的學生父親要求她保持輕聲,因為他在看電視,老師為此感到羞辱。而當 Giusi Amodio 轉以網上教學指導 4 年級生,即被母親們的語音訊息轟炸,爭相表示不懂下載遙距學習應用程式 Google Classroom。Amodio 唯有充當 IT 專員,教家長如何使用此 app。「我們需要有人願意持續協助這些家庭,否則孩子們會落後於同儕。」

37 歲的單親媽媽 Marilena Colantuono 是這批無助母親的一分子。她獨力撫養 3 名分別 9 歲、12 歲及 15 歲的孩子,固然希望子女都能高中畢業,但亦明白此事絕不容易。「老實說,我想幫助他們,但我辦不到。」因她只有小學 5 年級的教育程度。「我不想他們重蹈我的覆轍。他們必須取得文憑。」現時 3 名子女共用兩部手機上網學習,而 Marilena 最擔心數學較差的長子 Giorgio,指他跟不上進度。

Giorgio 解釋:「在這之前,情況要好很多。當時若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們可以請教老師。」事到如今,他正考慮退學,改讀酒店學校,而有很多同學更早已放棄。在最近的一堂課,登入的學生不足全班一半,3 人更是從沒登入。Giorgio 直言:「他們只是不在乎。」當別人只是停課一段日子,他們卻怕會停課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