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行伍逸事(2)專訪彭亦威先生 —— 最唔想就係做沙展

A+A-
沙展彭在軍營留影。

根據彭亦威先生憶述,七、八十年代駐港英軍管理層都是以外籍軍官為主,而沙展彭認為自己當兵「有鬼佬緣」。

「當時 Sergeant Major(總士官長)同我講,話我來香港係當度假,有啲乜嘢你幫我搞掂。有日佢同我講覺得同袍乙頭髮長,叫我叫乙去飛髮。乙同我大家都係兩柴,大家咁高咁大當然唔聽我講。Sergeant Major 知道之後就話:『好!打個電話叫乙上來見我!』」

「乙去到 Sergeant Major 個 office,點知 Sergeant Major 叫乙出返去 —— 呀彭,同我操佢入來!(用步操方式正式地再走入辦公室)。Sergeant Major 指住乙講:『你知唔知係我叫佢叫你去飛髮?今日五點鐘如果你都未飛好,我就搵個 mess tin(軍用餐盒)蓋住你個頭,突出來嘅就同你剪哂佢!』」

當年軍營開放日,沙展彭負責的活動受軍隊雜誌報道。

憶起從軍趣事,沙展彭笑言當年最唔想就係升做沙展。

「有日 Sergeant Major 同我講,要升我做三柴去守昂船洲。當時我喺新蒲崗兵房,返工非常方便。我同佢講我唔想升,點知佢話:『你唔想升就可以唔升㗎啦?我夠唔想來香港囉!』後來我同我呀媽去睇醫生,叫醫生寫醫生紙證明佢有咩病咩病,我同 Sergeant Major 講,我啲家姐呀哥全部結哂婚,屋企淨係得我一個可以照顧老母,先至甩難。」

「其實佢哋都唔想我走,因為當年乜都係我,連大 sir 對鞋都係我幫佢拎去補!有個星期日,有個電話打去我屋企,我呀媽一聽到係鬼佬就以為打錯。點知佢係咁打來,我一聽,原來 Sergeant Major 話佢擺左 Brigadier(准將)對鞋落更樓(軍營哨站),星期二 Inspection(檢閱)之前要搞掂佢!咁就死啦,星期日唔知補鞋檔有冇開,一去到個補鞋佬就話佢好多鞋排哂喺度,今日做唔切叫我走。我話我一定要今日補到,我就喺呢到等你。企左成個鐘,個補鞋佬話我怕鬼咗你!好啦,佢同我去隔兩條街鞋廠車返個底,話:『我整完呢對就幫你縫,你一個鐘頭後來攞啦!』」

談及在軍隊中,士官的形象都是非常有威嚴。但作為一個沙展,沙展彭認為兩柴(中士)、三柴(上士)的角色反而是一個「保母」。

「一隊人當中,梗係有啲人會瀨屎瀨尿。我哋要識得包容別人,幫吓佢。」

「帶兵唔可以一味靠惡,人哋唔係服你個柴,係服你個人。如果只係一味靠惡,你行開咗人哋就唔會做。你要以身作則,人哋唔做好都會覺得唔好意思。咁樣人哋先服。」

「大家一隊人,要玩一齊玩,要捱一齊捱,有乜嘢就喺所有人面前講,唔可以私下一兩個講,如果唔係就算你冇偏私,人哋都會覺得你有!」

離開軍隊之後,沙展彭從商做軍用品買賣,亦成為香港數一數二的英軍用品收藏專家,並一直以過去從軍經歷為榮。

當年軍用品生意的媒體報道。

本文中除沙展彭以外,其他人士身份不作外傳。是次訪談得以成功,全靠好友姜先生引薦,謹在此鳴謝。如果你有從軍的經歷想和讀者分享,或是單純想紀錄當年行伍逸事,請在社交媒體帖文留下聯絡方法。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小灰 軍旅征途

香港出生長大,見證香港人冠絕東方,義勇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