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滑板為何如此「好睇」?

A+A-
2020 東京奧運首設滑板賽事。 圖片來源:路透社

好好睇呀,真係好好睇!

主持完滑板比賽直播後,一直聽到有人跟我們這樣說。

東京奧運開幕,我在電視台直播頻道的主持工作也隨之展開。很高興獲安排跟香港滑板運動員陸俊彥與大家一起見證歷史,旁述首次在奧運出現的滑板項目。第一次為滑板旁述的我也覺得好好看。

這一年大家亦應該感受到香港刮起了一陣「滑板風」,愈來愈多人接觸這項運動。不只在香港,上年底時,我在荷蘭也曾於不同地方碰上有型有格的「板仔」,有懷舊風打扮的人踩著板穿梭公園,有三五成群在街角切磋及互相拍照,也有小朋友以滑板代步。滑板是挺有趣的,早在多年前訪問陸俊彥時,我們便已經說起,滑板是很廣闊的文化,你可以視之為運動,也可以用潮流、音樂、服裝或個人風格等角度去看它。

以往在某些人眼中,滑板都是街頭玩意,甚至是次文化。今次首度亮相奧運舞台,某程度上也讓它在部分人的心目中重新定位,同時將此項目帶到更多人的目光中。不少人好奇滑板將如何亮相奧運而觀看節目,並從中窺探到其看法,欣賞到箇中技術的精彩,也難敵板仔板女的有型魅力。

滑板為何如此「好睇」?執筆之時,我暫時旁述了東京奧運男女子的滑板街式賽項目。簡而言之,每一回合,選手會進行兩次 45 秒的 RUN ATTEMPT,還有 5 次 TRICK ATTEMPT,並取當中最佳的 4 個分數作最後結算。除了街式賽,還設有公園賽。

連看了男、女子項目,選手們展示的花式令人讚嘆,時而人板合一如同翩翩起舞,時而跌倒擦傷拍拍衣服又再站起來嘗試,藝高人膽大。他們的服裝亦是各自各精彩,有品牌特設的參賽款式,也有選手的個人風格配搭。連同不同的滑板設計,看奧運的滑板項目,如同看一個運動兼時尚的大匯演。

令我印象更深的,是選手們即使失誤跌倒,不少仍是笑容滿面,或至少不忘向現場人士揮手致意。又或在比賽途中,參賽者仍不忘互相鼓勵支持;運動員通常都識英雄重英雄,但像滑板項目般在比賽途中已經有說有笑,實在不常見。如俊仔所說,滑板人最重要的就是享受。在我看來,這種崇尚自由和忠於個人風格的滑板文化,與奧運舞台的莊嚴與高規格巧妙地融合起來。

街式賽男子組由東道主寵兒堀米雄斗(Yuto Horigome)拿下奧運滑板歷史第一金,已經教人興奮;女子組更由年僅 13 歲的日本選手西矢椛(Momiji Nishiya)奪金,拿下銀牌的巴西小將莉奧(Rayssa Leal)也同為 13 歲,至於銅牌得主、日本的中山楓奈(Funa Nakayama)亦年僅 16 歲。新勢力尚有大把美好歲月,多元的滑板文化會如何進化,也令人拭目以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讀社會學的多棲體育人,體育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文字工作;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帶著「漫遊者」的目光,期待跟大家用不同角度認識體育,也用體育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