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邊境的骨骸

A+A-

駐邊境的巡邏人員於稍早追截 7 個非法入境者時找到這具屍體,這具屍體當時位於沙漠範圍的一棵樹下面。發現屍體的位置是距離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西南面約 30 哩。

這眼前的屍體,跟一般我們對屍體認知的外觀不一樣。他的皮膚完全風乾,已經變黑及變成皮革質感。這都跟長期暴露在太陽及低濕度的環境有關。

屍體身上穿著一件迷彩上衣,一件 Nike 衛衣,兩對襪子,藍色內褲,牛仔褲一條,一條黑色皮帶,皮帶扣上刻上了大麻葉子的模樣。隨身有一個水瓶,依然裝滿水。有一些食物,三個手提電話及充電器。

調查人員沒有找到任何可以辨識屍體身份的證件或文件。屍體的手上戴著一隻白色塑膠製的戒指,以西班牙語寫著「Dany y Kren」。終於,有找到可能有助於識別身份的物件。調查人員隨即於屍體身上掛上了他最新的代號及名字,「17-1568-John Doe」,是該殮房於 2017 年接收的第 78 具從墨西哥嘗試走到美國的非法入境者屍體。之後,便放入白色的屍袋,放入大雪櫃。

大雪櫃裡,他有著 134 名同伴。

到底是有多危險?一般來說,亞利桑那州的那條路線約需要 7-10 天就能從墨西哥走到美國邊境,由於邊境的欄杆是用作防止車輛直接駛過,因此相對地矮,比較好翻牆。難度是在天氣!在一個四周都是沙漠狀態、烈日當空的情況下,甚至每天都可達 40 度高溫的天氣裡行走及爬山,並不是易事。一個成年人如果要在 10 天裡走完這 80 哩路,每天大約需要 1 加侖甚至更多的水(接近 2 加侖)。假設,只需要 7 天就走完,共要約 14 到 15 加侖的水。每 1 加侖約等於 8 磅重,亦即 7 天共需要水近 130 磅。按常理都知道根本沒有可能帶著 130 磅水去跨境吧!這也是其中一個為何這麽多入境者中途死亡的原因。

2000 年以前,大約只有數名企圖非法入境人士的屍體於亞利桑那州南部找到。不過,於 2001 年上升到 79 名。原因是因為美國的另外邊境(California 及 Texas)加強巡邏,令企圖非法人境的人只好選擇 3 條路線裡最危險的一條:亞利桑那州。到 2010 年,共找到 224 具屍體。雖然,2016 年只紀錄到 169 具屍體,不過並不全代表企圖非法入境的人減少,而是有更多人選擇了更危險的路,亦有很多是於跨境時死去而一直沒有被找到,甚至以後都不會被尋回。

死者們的代號。 圖片來源:USA TODAY Network

最後,調查人員透過重新為「17-1568-John Doe」的手注入水分,套取了指模,亦幸運地邊境部門有紀錄,終於能找到這名男子的身份。他的名字不再是「17-1568-John Doe」而是已經用了 31 年的 Alfredo Pablo Gomez。 經過家人再三確認,他的屍體送到家鄉的殯儀館處理及舉行殮葬儀式。

但,並不是所有的屍體都能有著這個圓滿結局。或許你會覺得他們不應該以非法途徑進入美國,那麼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應否以非法途徑進入美國,是否按照特朗普的方法建了一道牆就能制止非法入境,減低因此而喪生的數字,這些在此暫且不評論,但絕對值得另外關注。

我想表達的是,無論你覺得他們有多活該,請緊記他們對外界來說可能只是一名非法入境者,不要忘記他們也是有家人的。家屬對於自己親人踏上一個艱辛及無盡的旅途後,卻音訊全無,是一件非常不人道、淒慘的事。他們絕對值得得到一個答案,對他們及失蹤家人的一份尊重。

最後,與目前調查 2 千多個因為企圖非法入境而失蹤的家庭相比,甚至跟最近大埔車禍的 19 個家庭比起來,我們能與家人相擁過年,是一件極度幸福的事!希望,大家能夠能珍惜這一份感情,及新一年,如意吉祥!

參考資料

USA Today Networks. 2017. The Wall Project.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