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老闆是負責所有工作的人

A+A-
圖片來源:pixabay

我相信,大部份人創業時,都是小公司。如果你一創業公司就像李嘉誠那麼大,我相信你的老豆就是李嘉誠。

被泛中華文明影響的我們,自少就被教育怎樣當一個奴隸,或者奴才。我們學的是怎樣服從,怎樣屈從,怎樣看別人的面色,怎樣討好有權力和錢的人。我們當奴隸的能力非常優秀,被人壓搾時還會產生快感。無疑,我們是一流的奴隸,不過奴隸當久了,不會變成奴隸主。

結果是,學校基本上沒教你怎樣去當老闆,如果你家長自己沒創過業,他也大概教不了你當老闆,如果他們的是被資本社會壓搾一生的基層,大概只會叫你快些加入任何一種適合人類當寄生蟲的組織,例如大企業,或者政府,甚至軍隊,享受一下不當奴隸當奴才的樂趣。

結果,當我們創業,真的需要當一個老闆時,我們反而很容易失去方向,並不理解,老闆該怎樣做?

我們很容易以我們以前看老闆的角度,去塑造自己,當今天我不看寒夜裡雪飄過,今天我是老闆了。所以我應該刻薄的,囂張的,態度惡劣的命令別人做事?所以我應該奢侈浪費?所以我應該穿上西裝,很有氣派的,坐在辦公室最大的房間裡?所以我應該脫髮,脫到頂上無毛?

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我見很多人之所以想當老闆,其實是想「試圖使用」當老闆的權力,特別是出在那些過去曾當過主管的人,曾抱怨過底下的人不受管是因為他不是老闆的人,當老闆時,就會變得特別的嚴厲,令人不快,刻薄。因為他們堅信,老闆作為資方,付了錢就是大爺。才去當老闆的。

抱著這些偏見去當老闆的結果,就是沒甚麼好結果,你以前看到老闆可以大聲罵人,然後你開一個小公司,你又來大聲罵人,最後員工跑了,你也完了。沒有,你的條件就和你之前看到的老闆不同,人家能做,不見得你能。

其實,看自己當老闆這件事,是有一個簡單的入門法的。老闆雖然有很多種,但是當新創業者去體認自己的事業,最容易理解的方法,就是試圖把公司這個法人,看成一個「個人」。

當公司只有一人,也就是只有老闆你的時候,公司和個人,其實可說是沒有分別的。就像一個自由業者,自由的接工作,接下工作,議定了酬勞,之後就要做這個工作的所有事情。

從議價、生產、報稅、法務、會計,去到洗辦公室的廁所,都是公司的責任。如果只有一個人時,就是你的責任。當一人公司的老闆,就是做你公司營運所產生的所有工作,是所有,沒有任何工作不是你的責任,和自由業者,自僱人士,是沒有任何分別的。

但你和自僱人士的分別,在於你會拿出資本去僱用別人,僱用別人是甚麼回事呢?僱用別人,其實就是將你現在在做的工作,切一部份出來,給錢一個人,讓他幫你完成。你可以切任何工作,可以是畫圖,可以是寫程式。

只要你付錢,這部份的工作,你就不必再做,但是任何未成功分配出去,對方接受的工作,還是你的責任。你請了程式員回來寫程式,請了美術來畫圖,請了會計師做會計,員工多了之後───廁所還是你洗的,因為你沒有請人來洗廁所。

用這樣的角度看,其實創業,就是你一個人接下一個大任務,再將任務不斷切割成小任務,交給員工們的過程。至於你要怎樣花錢,要對員工甚麼態度,要怎樣理財,那是你的風格和智慧,只要這件事最後的結果是好的,那就是對的。

有些創業者,不是用這樣的角度看事情,便會出現一種情況,就是被工作卡住。比方說,一個人創業需要寫程式,但老闆覺得,寫程式是程式員的工作,不是老闆的工作,結果他因為沒錢請程式員,放下這工作一直不做,而這工作卡住了整個事業,這個創業就到此為止了。因為他沒有了解到,如果一件事沒人做,那就是老闆的責任。而停留在當員工時那種「這不是我的專長或責任,我就不做」的想法,那就會變成這樣。

因為所有責任在老闆的身上,老闆要不自己能解決那問題,要不想辦法找資源或人力去解決那問題,事情才會不斷的推進,明白這點的老闆,他們會盡可能克服卡住的東西,不明白的老闆,就會被卡住。被卡住的話,就再也無法成長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