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開發廢 App 不如開放數據

A+A-
其中一個政府「廢 App」:教育局「香港學童的眼睛護理」,下載次數極少。 圖片來源:www.gov.hk
其中一個政府「廢 App」:教育局「香港學童的眼睛護理」,下載次數極少。 圖片來源:www.gov.hk

審計署批評政府花近 4,000 萬開發了百多個手機應用程式,當中不少被評為廢 App,例如字體太細不能閱讀內容、載入速度奇慢、純粹複製官方網站內容,當中有十數個下載量極低,實屬為做而做,浪費金錢。

政府浪費公帑,市民已經習以為常,這些錢如果用得其所,可以大有作為,實在令人無奈!很多行家已經指出政府成為廢 App 專家的原因:

  • 化整為零:熱衷於把應用程式分拆成幾個支離破碎的散件,企圖用數量去證明部門的政績。
  • 官僚主義:即使供應商提供專業意見,亦不採納,只留待下次招標的時候檢討。
  • 長官意志:只做政府想做的功能,忽略市民所需,而且不會思考用戶體驗。
  • 價低者得:供應商必須壓縮成本,難以做出優秀產品。
  • 欠缺宣傳:市民根本不知道推出了 App,遑論下載使用。

開發一個 App 並不便宜,需要優秀人才處理用戶體驗、設計、技術、項目管理、推廣等工作,亦要投放資源確保伺服器穩定,計算起來要做一個優秀的 App 動輒數十萬元。

如果 App 要處理敏感資料,例如透過信用卡繳交費用,或需要身份證或護照相片去核實身份,更需要考慮加密資料等保安措施。正是如此,在開發一個 App 之前,應該思考清楚它是否需要存在,否則只有廢路一條。

讓我舉一個需要做 App 的例子。我任職的公司其中一個客戶是國外時裝網購品牌,本身已有一個優秀的網站及 App,但由於中國顧客不諳英語,加上在防火長城內難以使用國外 App,所以這間公司找我們開發了中國版 App,並根據中國顧客的使用習慣重新設計購物流程,後來這個品牌透過自身超強的宣傳渠道向目標用家推廣,獲得不錯的成績。

談到這裡,大家都知道開發一個 App 要考慮的事情實在太多,加上用戶手機空間有限,要用戶在茫茫 App 海找到一個 App,下載、使用再保存,比做一個紅透網絡的 Viral Campaign 更難。故此,這幾年常常聽到人們思考 App 的末日何時到來及其取代品。微信在中國能夠盛行,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它可以取代移動網頁及 App,為品牌省下開發、管理及宣傳的成本;另一個更有趣的方向,是今年忽然鬧得熱哄哄的 bot。

Bot 大約就是 Web Robot 的意思,顧名思義是自動執行指令的機器。雖然現時 bot 技術仍是頗為幼嫰,但如果加到 Whatsapp、Telegram 一類的通訊軟件,已經可以取代很多資訊 App 的工作,例如下面的影片的 bot 則輕易取代了速遞 App 查詢運貨單的功能。

當然,無論是微信還是 bot,背後都是類似的接入技術,最大的問題還是我們的政府在開放數據(Open Data)領域遠遠落後,沒有可供開發者互動的數據設施。

如果政府願意把開發廢 App 的冤枉錢投資在開放數據領域,相信「高手在民間」,必定吸引有志向、有創意的開發者各顯神通,到時候查詢所有交通工具路線及到站時間,只需要一個 App;隨時隨地可以定位公廁、體育館等不同的政府設施;甚至把郵件放到電話然後查出派遞郵資,也可以輕鬆實現,真正體會智慧城市的方便生活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Chester Ho 糴蘿勞滋

任職跨國科技公司,網站 Outside 成員。

http://www.outside.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