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明會:孩子,別哭!

A+A-
敍利亞孩子的童年,已經被長達五年多的衝突嚴重影響,到底他們還要為此流下多少淚?
敍利亞孩子的童年,已經被長達五年多的衝突嚴重影響,到底他們還要為此流下多少淚?

文:宣明會傳訊主任龔小明
圖:宣明會

這是一個 8 歲敍利亞孩子的故事:

易卜拉欣隨媽媽從敍利亞逃到黎巴嫩,為著生計一起到農場當雇工。
易卜拉欣隨媽媽從敍利亞逃到黎巴嫩,為著生計一起到農場當雇工。

易卜拉欣(Ibrahim)隨媽媽逃到黎巴嫩,為著生計一起到農場當雇工。他們和其他農工俯身撿拾,把一袋袋 20 公斤的馬鈴薯搬到收集點。易卜拉欣瘦削的身軀,彎下身子時更顯脆弱。

他又餓又渴,手腳慢下來,園主立即揮動竹枝,向他鞭下去。一下、兩下⋯⋯直至他倒下;園主再一把勁地抓著他的耳朵拉起來。

易卜拉欣哭著叫媽媽。

按農場規定,大家不能停工多於 30 秒,媽媽不敢擁抱他,只能輕聲說:「乖乖,別哭!」免得孩子要多捱幾棍,或甚至兩母子一同失掉工作。

一整天的勞力,每位農工只賺到約港幣 30 元,其中 10 元更給了中介人。尊嚴被踐踏、人權被剝削,在過去超過五年,每天都發生在敍利亞難民身上。自 2011 年衝突爆發至今,已有 480 萬敍利亞人成為難民,1,350 萬人急需救援,是「當今全球最大人道危機」。

2015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在她的著作「我還是想你,媽媽」中說:「杜斯妥也夫斯基曾經提出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為了和平、我們的幸福、永恆的和諧,為了它們基礎的牢固,需要無辜的孩子流下哪怕僅僅一滴淚水,我們是否能為此找到一個充分的理由?」他的答案是:「這一滴淚水不能宣告任何進步、任何一場革命,甚至於一次戰爭的無罪。它們永遠都抵不上一滴淚水。僅僅是一滴淚水⋯⋯」

如果這世界的「和平」,必須先陷孩子於戰火與淚水中,我們還能安享這樣的「幸福」嗎?

今天(9 月 21 日)是「國際和平日」,縱然我們無法終止一場場無情的衝突與戰爭,卻可以為戰火中的兒童盡一分力。宣明會將於 10 月 29 日(星期六)舉行「伴敍利亞步出生天」步行籌款,為敍利亞孩子提供糧食援助及教育機會,盼望你也願意同來踏出一步。

教育是兒童應有的權利,但 200 多萬敍利亞孩子卻痛失教育機會。
教育是兒童應有的權利,但 200 多萬敍利亞孩子卻痛失教育機會。
9 月 21 日是「國際和平日」,願我們一同記念每個仍然身陷戰火、歸家無期孩子。
9 月 21 日是「國際和平日」,願我們一同記念每個仍然身陷戰火、歸家無期孩子。

了解更多宣明會的相關工作:http://www.worldvision.org.hk/our-work/world-vision-partners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世界宣明會

世界宣明會是一個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援助不分宗教信仰、種族或性別。作為耶穌的跟隨者,世界宣明會致力扶助世界上最有需要的一群。世界宣明會由美籍記者卜皮爾博士於1950年成立,現時的項目遍及全球近100個國家。宣明會的援助項目以兒童為中心,因為當他們得到飽足,有棲身之所,可以上學讀書,並且受保護、重視及關愛時,社區便能蓬勃發展。

http://www.worldvision.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