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嬋:設計師齊齊出招 惡搞諷刺杜林普

A+A-

由參選時的墨西哥圍牆論、女性「下體論」,到近日針對多個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杜林普彷彿以挑戰人類底線為己任。曾經以為的痴人說夢,如今已變成事實擺在眼前。這般瘋狂的現實,自不然引起人們的反抗,設計界也有不少設計師們,忍不住以創意作為發聲和抗爭手段,諷刺、惡搞,甚至擺明車馬杯葛這「犯眾憎」的狂人,以及其他相關人等。

第一個跟杜林普政府正面交鋒的設計界別,是時裝界。在總統就職典禮前,一眾知名設計師如 Sophie Theallet、Marc Jacob、Tom Ford、Derek Lam 等,均直接或間接地表明不為第一夫人 Melania Trump 設計著裝,變相放棄令自己的作品在傳媒上曝光,以及被收藏於美國歷史博物館的機會。一時間時裝變成政治及道德問題,討論也延伸到時裝設計師的角色、時裝的本質等等問題。

Pins Won’t Save the World 系列產品
Pins Won’t Save the World 系列產品

其他界別雖則未與杜林普政府直接交手,但也不遺餘力地表態排拒他。早在杜林普參選時,紐約設計公司 Sagmeister & Walsh 推出名為 Pins Won’t Save the World 的一系列產品,呼籲人投票,同時不忘惡搞杜林普,例如把他的頭像變成「長金毛頭髮的糞便」。

estudio-314-donald-trump-mexico-border-prison-wall_dezeen_hero
Estudio 3.14 的圍牆設計圖 圖片來源:Estudio 3.14

墨西哥建築團隊 Estudio 3.14 就杜林普的圍牆論,認真地繪畫出設計圖,構想一道近 2,000 公里、樓高 4 層的粉紅色圍牆,他們在圍牆中特設監獄,以收押非法入境者,好不細心,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設計者的原意是希望透過視覺化那橫跨海洋、山脈、建築物、國家公園的圍牆,令大眾看清這是何等不設實際的想法。

Arch2O-creative-responses-to-trump-wall-06
The Postillon 惡搞 Ikea 推出新產品 Börder Wåll。圖片來源:der-postillon

那邊廂,同樣是針對圍牆,但德國諷刺新聞網站 The Postillon,日前就惡搞出一則假新聞,指 Ikea 推出的新產品 Börder Wåll(這當然是網站幻想出來的),能為墨西哥圍牆提供實際、現成的解決方案:「美國政府只需到任何一家就近的 Ikea 取貨,便可輕鬆快捷地於任何地方裝置一條高 10 米,長 3,000 公里的卡板圍牆,而這價值 9,999,999,999.99 美元的產品,比起原本估計的 150 到 250 億美元的預算可便宜不少。」網站除了製作一張仿 Ikea 產品說明書的圖,也特製了一張杜林普在看 Ikea 商品目錄的圖片,同時間幽杜林普和 Ikea 一默,並凸顯這圍牆計畫的荒謬性。

06_America-First-Netherlands-Second-campaign-1
“America First, the Netherlands Second” 片段

提到傳媒機構的出品,當然不得不提由荷蘭諷刺節目 Zondag Met Lubach 掀起的「偽國家旅遊宣傳片」熱潮,其 ”America First, the Netherlands Second” 片段,以杜林普式英語介紹荷蘭的「特色」,包括在墨西哥和荷蘭中間建了一整個海洋、美國有 Trump Towers,荷蘭則有歌手 Lee Towers。這自嘲式的影片,引發歐洲多國,包括比利時、丹麥、德國、葡萄牙、瑞士等相繼製作同樣片段,片段中各國亦借機有意無意地互相嘲諷一番,似乎比起諷刺杜林普更重要。

這些創作只是冰山一角,層出不窮的惡搞、杯葛行動相信仍陸續有來。至於它們是否純屬抽水,或把政治娛樂化取代嚴肅討論,甚至是否造成被杜林普所侮辱的對象(如女性、難民、移民等)的二次傷害,均有待討論。但仍能在自己的崗位和能力範圍內,以不同的方式發聲和介入,令議題持續發酵,總比全然麻木來得有建設性,至少守住輿論陣地。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阿嬋 小城小趣

畢業於法文系及傳媒及文化研究系,曾於Metropop、明周及HK01任生活版記者,題材主要圍繞創意設計、文化、旅遊,現於德國修讀社會人類學,栽進多元的迷霧,以看清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