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英國好像很危險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早陣子倫敦地鐵發生恐襲。執筆之時,據報有 29 人受傷。無人損命,算是大幸。朋友越洋送上問候,我重提我倆現暫落戶伯明翰,未受事件影響。各方祝福及提示,本人衷心感激。在此強調我倆健康安全,大家無需掛念。

在移居英國之前,不少朋友都告誡我要小心恐襲。更有朋友當知道我要移居英國時,感到非常訝異,直呼:「英國/歐洲這麼多種族衝突,這麼多恐怖襲擊,你竟然還敢去?」

恐怖襲擊,顧名思義,當然有點恐怖 —— 每次想到恐怖襲擊後,人們血流披面,倉惶逃命的畫面,誰人不心驚膽顫?朋友對我的關心我非常感激。但也不得不說,國際局勢雖有點緊張,但也不致要把英國看成甚麼死亡國度。

我計劃移居英國前,也為此了解英國恐襲的風險。據 The Telegraph 報道的資料,英國過往十年因恐怖襲擊而死的人加起來,原來都沒有 50 個,還不及香港一年交通意外致死的人數多,更少於今年香港因流感致死的人數。恐怖襲擊,雖然感覺恐怖,但對個人性命安危的實際影響,原來非常有限,擔心無從。擔心恐襲,大概跟因福島事故而擔心東京輻射過量,或擔心輻射而棄用家中微波爐差不多,是恐懼蓋過理性,沒甚麼理據支持。

或許負面新聞總容易吸引眼球,才造就朋友對英國危險的印象吧?回想這幾星期以來,我在英國媒體看到關於香港的資訊,包括香港有 20 萬人居於劏房,另外就是青年政治領袖,包括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被關進牢獄,還有颱風吹襲香港令市面滿目瘡痍。幾段消息讀來,不少英國人大概就覺得,香港是個煉獄般的恐怖城市吧?(或許部分讀者點頭同意?)同理,在香港可看到英國的新聞,除了足球,大概只有脫歐及恐襲,都不是甚麼好東西,也很難怪朋友擔心在英國生活。

我來到英國以後,留意到城市裡,各種文化、宗教、種族、膚色的人共處一城,不同種族的年青人一同玩樂,不同膚色的夫妻一起育兒,不同宗教的人在同一條街上傳教,相安無事,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有甚麼衝突或暴力的跡象。相比之下,香港根本就是個不合格的國際城市,香港人對不同種族的成見,見於顏色,有如日常。反而在英國路上,更能感受到何謂種族融和。

與其擔心在英國受恐怖襲擊,不如以後小心一點過馬路,或穿得溫暖一點避免流感。而且居住香港,就算沒有恐襲風險,但承受香港那全球最長的工時,大概也要擔心某天在辦公室工作過度致死 —— 這種死法,似乎更加恐怖。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