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後街女孩」—— 與其切手指,不如切掉無話兒

A+A-
「後街女孩」劇照。

萬眾期待,黑道男兒的悲歌,少女偶像不為人知的辛酸,「後街女孩」的電影和電視劇終於同步上檔。

自去年「後街女孩」動畫版開播以來,好評如潮,早已不斷流傳要拍真人版。這部改編自漫畫家 Jasmine Gyuh 的同名作品,其實只是連載了幾年,但憑著非一般的新意(和奇情),堪稱近年話題之作。故事講述三個肝膽相照,結義金蘭的黑道小跑腿,儘管胸懷大志,弊在熱血無腦,決心要找仇家算賬,反而任務失敗,丟了老大哥的架。三人自願受罰,而日本黑道最經典的體罰,當然就是切手指謝罪,以示懺悔。不過「後街女孩」的犬金組組頭相當獵奇,應該說,是跟得上潮流。切手指未免太無聊,切就是切了,但要切掉的是那話兒。

輕鬆喜劇類的「變性」故事,觀眾一向受落。近期一點,有惡搞「家政婦三田」的「家政夫三田園」,由 TOKIO 鼓佬松岡昌宏戴著假髮破格主演,完全是向松嶋菜菜子致敬。而最經典,應要數到新垣結衣的「父女七日變」,兩父女誤墮移魂魔咒,結果,少女身軀寄宿著一個中年大叔的魂魄,也是新垣結衣出道初時的代表作。不過,「後街女孩」並非易服變裝或被人施法術,是真的揮刀自宮,告別男兒身,也順便挖苦了鄰國一番。三個小跑腿遵從老大吩咐,先到泰國做變性手術,然後再去南韓整容、變聲,回來之日,已經是脫胎換骨的女兒身。誓死明志之餘,他們還擔當了黑道組織「轉型正義」的新業務,不再喊打喊殺,而是唱歌跳舞,變成 Do Re Mi 少女組合進軍娛樂圈,用盡吃奶的氣力賣萌,還要按照偶像組合的「人設」來角色扮演。

壯志未酬,男兒夢碎,結果一下子就成為人氣超紅的偶像女團,連保護費都不用收了,各路宅男粉絲會自動捨命進貢。

雖然「後街女孩」故事瘋狂胡鬧,製作單位卻玩得有腦。不只真人電影和電視劇同步配合,還真的替劇中女子組合成員(岡本夏美、松田路加和坂之上茜)拍 MV 和推出公開發售的 CD,別懷疑,AmazonSpotifyKKBOX 都已經有「後街女孩」的派台新作了。標準日本偶像派女團的曲風,唱功不合格,歌詞一塌糊塗,偏偏相當洗腦。而且,剛出道的新人演員以「後街女孩」的身份「再出道」,即使只是宣傳性質,亦可以增加演員本身的知名度。

「後街女孩」劇照。

觀眾看得過癮,故事中的「後街女孩」卻其實命途坎坷,身不由己。做了少女偶像,就不像黑道小子隨時可以挑釁發難,面對痴情粉絲、變態攝影師和外人的奚落,都要笑面迎人,保持少女姿態。無論黑道還是娛樂圈,要在這年頭混口飯吃,都不是沒有血淚在其中。

日本傳統之中,黑道組織往往有著獨特的社會地位,但無論是「盜亦有道」的宗旨,還是「黑夜執法者」的角色,時代演進,價值早已沒落,亦隨著上一代的老去而踏入暮年,走向邊緣。黑道需要轉型,黑道題材作品亦然。舉例說,切手指早就不悲壯了,甚至讓人覺得噁心。前幾年北野武就有部作品「風雲耆英會」,講述一群滑稽又硬頸的黑道老頭子,堅持「江湖恩怨」要用「江湖規矩」解決,爭著切手指給對方謝罪,把乳臭未乾的不良少年嚇到落荒而逃。

切手指這個黑道習俗,作為一種閹割儀式的變奏,據聞是來自江戶時代的紅燈區吉原。當時妓女或出於自知之明,明白任你如何討好客人,對方都只會覺得你是逢場作戲,人人如是。因此,她們會切下自己的尾指,送給心儀的客人,表示自己永遠忠誠於對方。妓女終日拋頭露面,賣藝獻笑,少了一根手指,都會嚇走大部分客人,嚇不走的,都知道此女子已芳心暗許。妓女斷指,即是斷了自己後路,如同刎頸見志。活在當下的我們,實在難以想像切手指是有多浪漫和貞烈的事情,後來,這成為日本黑道組織的傳統,其意大抵相同,痛楚以外,切手指是一種清晰可見的自殘證明。加入組織時要先切下一截尾指,以示效忠,行為不端、犯錯要切,離開組織,與老大哥恩斷義絕之日,亦需要切。但一入侯門深似海,切手指就是斷了自己後路,與妓女斷指殊途同歸。即使有朝一日順利「脫黑」,只要手指不齊,與人交際時對方都會知道你曾經混過黑道,過去有不見得光的經歷,基本上往後找不到正常工作,無法回歸社會,再過正常人的生活。

與其神經質自殘,還是像切掉那話兒可愛得多。黑道去勢,開拓生存之道,「後街女孩」算不算是搞笑得來隱含著社會意識形態的改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