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Donner Party —— 沒有選擇的食人隊伍

A+A-
一張畫描繪了唐納大隊在雪山受困的情境。 圖片來源:Fotosearch/Getty Images

1846 年春天,一群約 90 人的隊伍,從美國伊利諾州的春田市(Springfield)出發前往西部。這群準備遷往美國西部的居民,由唐納兄弟 Jacob Donner 和 George Donner 帶領,俗稱為唐納大隊(The Donner Party)。

原本,他們打算沿著一貫路線通往加州,一般前往西部的旅程需時約半年,不過領隊 Lansford Hastings 提出走比原來短的新路線。但新路線走捷徑橫越猶他州,經過中間的大鹽湖沙漠(Great Salt Lake Desert)時,隊伍帶去的牲畜大多餓死了,抵達內華達州後已幾乎耗盡。

Hastings 之前沒走過這條新路線,大隊們沒想過會因旅程延誤,而受困在內華達山區度過冬天。11 月,一行人抵達最後關卡內華達山脈,因一場俗稱「菠蘿快車(pineapple express,註)」的氣候現象,捲起 22 呎高的暴風雪,阻擋山上去路,令大隊被困於現今的唐納湖(Donner Lake)。經過多月來不停趕路,各人疲憊,有穿著自製雪靴的隊員嘗試外出尋找糧食,卻因為飢餓、低溫症等而進度緩慢。

當時不少遷往美國西部的隊伍,會途經內華達州。 圖片來源:Library of Congress/Wikimedia Commons

到被困的第 8 天,群中的 Patrick Dolan 提議抽籤,選出隊員成為大家糧食。他自己卻抽中成為幸運兒,不過沒因此被殺。接下來數天,Patrick 連同數人死去,而整群人除了兩名美國印第安原住民領隊沒有分一杯羹外,其他都以屍體來補充營養及體力。他們亦怕會吃到自己的親人,因此會安排每個人的食用對象。一直到被困後的第 14 天,唐納大隊終於再度出發。

在 1847 年 1 月,他們再次缺乏糧食。隨團的兩名印第安領隊意識到,他們很快便會成為糧食對象而率先逃走。此時,大隊內所有人在走了這麼多路後,因為腳受傷而脫掉鞋子,加上低溫症等情況,而令到他們缺乏保暖衣物。在欠缺糧食時,開始想再殺死一名自願者成為大家的糧食。隊伍中有兩名要照顧小孩的母親被免疫,在難以決定之際,隊伍中的 William Foster 遇到之前逃走的兩名領隊,隨即二話不說把他們射殺。

憑著最後的「糧食」,他們走到一個部落裡面,居民為他們提供少量新鮮食物。此後,開始陸續有救援隊伍搜索生還者。

1847 年 4 月,最後一隊救援隊伍前往唐納大隊的營地。在厚厚的積雪埋藏著的,被發現的是唐納大隊隊友的骸骨、斷肢、頭顱等。拯救人員在雪地上,沿著腳印發現一名生還者正在採集食材,準備燉一鍋由人腦及肝臟烹調而成的鍋物。事後,生還的 48 人均被冠上食人魔的稱號,而他們也公開承認是靠著隊友屍體來保命。不得不慨嘆,當人類以「飢餓」主導思考時,殘酷與恐怖程度實在難以想像。肯定的是,在求生的情況下,特別是對心理的影響,是我們在糧食充裕的情況下難以理解的。

「如果,命運能選擇……」對唐納大隊的成員來說,如果可以從頭再選一次,不走捷徑絕對是必然之選!

註:Pineapple Express 正式稱為 Madden-Julian Oscillation,是一種天氣現象,因為暖氣流遇到冷氣流,形成大量降雨及降雪。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