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送中後遺症 —— 暫別飯局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平日快快樂樂,只在乎吃喝玩樂的工作,這兩星期,讓我很內疚。

「暴動」那天,我把工作急急完成,大清早便趕到金鐘「野餐」,見到暫時和平,便出去走走順便買物資。那天其實有記者招待會及午餐活動,雖然也有一刻考慮過繼續留守,但是想到一早已經答應了公關、餐廳朋友,他們已經早早準備好,還是不應對他們不公平,所以我繼續參加午餐,並計劃之後馬上趕回大隊。

前往期間,已經心神恍惚,遇上同是參加活動的音樂及美食作家于逸堯,我們交換了無奈尷尬、相知相識的微笑,「感覺真的很奇怪」,我倆不約而同地說。午餐期間,很不好意思地,我完全不想說話,手指不停在手機上下滑落,看著金鐘現場的情況。明明下一道菜是鮑魚,但是我仍然忍不住,告訴主辦單位我要先行一步。公關和餐廳的朋友都十分體諒,他們聽說有不少飯局都取消了,因為很多記者都支持遊行,他們感到同情又痛心,但是又無可奈何。畢竟他們從事餐飲業,很多時候都不能隨便罷工,自己生意,也不能全心去遊行支持。他們不表態,但是不踩兩腳,我已經覺得好滿意。

別羨慕我們常常有所謂免費飯食,我們不能選擇跟誰吃啊!特別在這種時候,我真的很怕去飯局,遇上同聲同氣的,當然覺得義憤填胸,一齊「記佢老母」,但是遇上五毛,我頓時感到頭腦發熱、心跳手震、又嬲又傷心,以下是我過去一星期遇到的人:

「其實抗議又點呢,你都知道冇得反抗架啦?中國大陸喎。」語帶輕佻的 ABC 公關說。咁即係坐以待斃?你講到咁了解中國大陸,不如你直接返大陸做嘢啦!

講到明天去遊行,「吓,咁即係聽日又亂啦?!」BBC 靚女 KOL 說。咁係邊個搞到咁亂?其實你有冇睇新聞?有冇落過場?有冇見到示威者執垃圾?其實你屋企可能亂過出面?其實你有外國護照你講咁多做乜?

「唔明你哋反乜,都係被煽動啦!」中年五毛說, 200 萬人被煽動都好犀利下喎?!「我睇過條條例啦,有咩問題?」我一邊覺得好嬲,一邊勉強地給他一記笑鳩佢的笑容,不想再說下去,俾面主人家,也為免自己背脊骨落。

「其實條條例真係好唔啱囉。」咁你有冇去遊行?

其實不用刻意附和或者跟我說任何政治事,我寧願你像我朋友的同事一樣,這一個星期以來,一直迴避跟他說話。在他工作的國際大企業內,所有人都是 expat丶ABC丶富二代丶內地來的同事,只有他是香港土生土長的「草根」,每天回去,他都覺得身處平行時空。有些同事會過來安慰一下他;有些同事覺得他是滋事分子/唔好惹佢/負能量;有些同事照樣 happy hour,不過講開遊行都話,「Wan Chai is now fxxking nuts!」

Yes, so does Hong Kong government.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