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逃學威龍 —— 我係因為唔想讀書先加入警隊

A+A-
電影「逃學威龍」中,周星星因為要調查校園失槍案而「重返校園」當臥底;圖為劇照。

「逃學威龍」這電影講述警察飛虎隊的猛將周星星,因為要做臥底破校園失槍案,而要假扮成中學生,潛入學校,去找回那支遺失在學校的失槍。有趣的是,周星星說他是因為極度不喜歡讀書才加入警隊,他非常不想當學生。

在這個故事裡,周星星一開始很排斥當學生,覺得完全沒必要,是苦差事。被迫接受學校生活,雖然對觀眾來說很好笑,但對於周星星本人來說,本來是個受人尊重,威風八面的警察,卻退化成一個不受社會尊重,不受老師尊重,甚至不受同學尊重的學生,這實在是很屈辱的生活。

轉移他視線的是對班主任的愛情,也因為對於班主任的感情,而漸漸的適應、認同校園的生活。從中也學了點甚麼,最後案情也有進展,進入警匪大戰的場面。他被問及如何能夠破案,而當他的上司說是警察教他的功勞時,他卻修正是學校教的。

你這樣看這個故事的話,其實這套劇是一個成長劇,一個成年人因緣際會,補足了人生的缺口。雖然表面上是個笑片,但底裡還是很認真的演活了,一個從不接受學校去到認同學校的心路歷程。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大多都被長輩叫要讀書。大多是說你不讀書的話就會行乞,或者做粗重的工作,做低收入不好的工作,做不受人尊重的工作。我們都是被這樣嚇著,為了未來的尊嚴而讀書的。

但去到社會,你才發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反而現實就像周星星所說,他因為不想讀書,不喜歡讀書,結果中三畢業就去了考警隊了。不僅薪高糧準,而且在社會受到尊重,甚至還有良好的退休保障。

你想像一下,經歷過這些的一個不讀書的人,最後反而有好結果,不就更證明讀書只是個騙局,而去讀書的人只是一個受騙的傻瓜,甚至會鄙視他們,覺得現在的自己很了不起。就像是周星星一樣,他一開始時,根本就認為讀書是完全不必要的事情,我想現實中也許真的有警員,有著這樣的想法吧?特別是同事的出身都很相似時,想法也很難改變,就算改變了也很容易被主流變回去。

周星星本來對讀書非常排斥,最後也適應了校園生活,認同學校的價值,並與「同學」打成一片,重新發現學校的美好;圖為劇照。

周星星之所以能改變,是因為他孤立地被丟進一個新的環境,在裡面沒有人知道他是飛虎隊,再沒有同事去敬重他,剝去了制服和一切之後,他就只是一個不怎麼樣的學生而已。但也是這樣,他才能夠倒掉自己杯子裡的水,重新做一次,然後才看到了之前看不到、不認同的東西的價值。

他認同學校的價值,這點是我最喜歡的,畫龍點睛的把整個心路收了尾。不過因為這段沒特別好笑,所以應該不是那麼被留意吧?可是即使一開始是被迫,中間是有了私欲,但終究周星星的眼界是開拓了,這才是真正的成長。

所以周星星是個幸運的人,他有機會活過不同的人生,在之後的集數中也看到他變得更立體了。人類的視野,如果不經歷多種不同的環境,就會變得狹窄,警員如此,其他人也難逃此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