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粥卡 —— 笑話不好笑,是因為無視別人的感受

A+A-
在電影「小丑」中,小丑難於感受別人的情緒,只覺得到自己是受害者,卻不知道自己同時在傷害別人,同理心的缺失使他殺人如麻;圖為劇照。

「小丑(Joker)」的故事裡,小丑在事業上是失敗的。他的工作是為別人帶來歡笑,可這正是他最不擅長的事情。他不懂搞笑,他說的笑話不好笑,是個完全不能為別人帶來歡樂的搞笑藝人。他改進自己笑話的方法,是抄人、做筆記,在說了不好笑的笑話後,完全不知道觀眾反應冷淡。後來想要放走那個矮子時,還跑去嚇他一下,沒有體諒對方的恐懼。去到最後電視節目主持在幕後對他的關懷達理,他幾乎是完全無視了。

可以看出,每一件事都是在展現他難於感受別人的情緒,雖然他對自己的需求很有感情,但卻不知道或誤解了別人反應的意義,他的情緒世界裡只有自己,沒有其他人存在,所以才能夠這麼容易的殺害別人,在容易被觀眾同情的包裝下,他是個欠缺同理心的人。

正是因為這一點,他作為反派還是貨真價實的,但他並不是唯一的反派,你再細心留意的話,其實其他角色也有著相同的問題,他們全都有小丑的影子:電視主持拿小丑開玩笑時,並沒有留意到他很在意;富翁在傳媒前說社會仇富時,意識不到這話會刺傷那些反抗的人;小丑的社工號稱做救濟弱勢的工作,可是每一次都重複相同的官僚說話、問相同的問題,令人感到無誠意。

看,每一個人之所以傷害別人,都是因為理解不了別人的感受,這正是現實中,傷害別人最常見的原因。當一個人只顧自己而不理別人的感受時,其實就和小丑一樣,雖然對別人來說是加害者,在自己眼中卻是受害者,完全感覺不到自己在傷害別人。要求別人對自己好,卻不要求自己對別人好,小丑就是這樣的人。

再看看現實,我們的社會不就是充滿這樣的人嗎?例如政府人員說自己打這份工很辛苦,覺得受了很多委屈,然後底層的人報以冷笑,因為看到這些官僚只知自己辛勞,卻完全忽視了別人的生活環境,受著更差的待遇和工作時數;有些人偶然做些義務的事,就覺得自己很偉大,也看不到自己刺痛了那些一直都義務做事的人。

恐怕我們每一個人,對於自己願意理解的人就是好人,但對於自己無心理解的人就不是了。我們之所以能夠代入「小丑」,不僅是因為被社會壓迫的共鳴,也因為我們和他一樣,並不能理解所有人的感受,而做了很多殘酷但自己不覺得的事情。

這就是一切傷害的源頭,可是對於當事人來說只是抱怨而已,說完也沒有利益,對於別人來說卻是針刺,能深深傷害別人。所以我們即使沒有惡意,卻可能每天都在傷害別人而不自知。

但是,這能避免嗎?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