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孩的秘密教室

A+A-
喀布爾一所地下學校,為女童提供教育。 圖片來源:Nava Jamshidi/Getty Images

塔利班在奪取阿富汗政權一年,持續禁止女童接受中學教育。官員聲稱的暫時禁令,未有解除時限,但一些塔利班成員卻私下為自己的女孩尋找秘密女子學校接受教育。除此之外,阿富汗也有其他秘密學校,接受來自不同階層的女童入學。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4 月估計,塔利班已阻止當地 110 萬名適齡女孩中的 85 萬人上中學。其女性教育禁令在阿富汗各地的執行情況或者稍有不同,報道指,許多塔利班官員私下支持女童教育,部分甚至將自己的女兒送到巴基斯坦或卡塔爾學校,但其他高層領袖態度更為傳統。據稱,巴爾赫省(Balkh)等幾個管轄官員相對溫和的北部省份,當地女子學校從未關閉,不過在全國,大多數女孩仍是無法上中學。

攝於去年 10 月,北部省份如巴爾赫省(Balkh)部分女子中學,仍可繼續辦學。 圖片來源:Sayed Khodaiberdi Sadat/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塔利班曾承諾在今年 3 月 23 日讓女孩返回校園,但最終沒有實現,當日到校的女童被拒進入。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稱,地下學校網絡現已在喀布爾湧現。其中,現年 45 歲、化名 Farzadeh Amanullah 的女士,就在喀布爾西部為來自哈扎拉(Hazara)少數民族的貧困家庭女孩開設一所地下學校,又在家中為其他中產家庭女孩提供秘密教室。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塔利班剝奪女孩接受中等教育,意味著過去 12 個月至少造成當地 5 億美元經濟損失。Amanullah 本人也是塔利班掌權的受害者。自塔利班去年 8 月禁止女性進入工作場所後,她便失去喀布爾某所一流大學的校長職位。其後 7 個月,Amanullah 一直生活在枯燥和憤怒中,眼見鄰居的十多歲女兒同樣受困受苦,還有其他女孩也無法接受教育,她決定秘密辦學。Amanullah 解釋:「這是我身為女權主義者和阿富汗人的責任。我想幫助下一代女性,讓她們將來能在困難時刻重建國家。」

2 月開始,Amanullah 通知一些信賴的親友,打算約 20 名女孩,開始數學、英語在內的西方科目課程。教授前,Amanullah 的父母會向她通報當地塔利班分子的活動,當她確定情況安全,就會以塑料布遮蓋教室門窗,以免事洩。教學期間,每個學生桌上都有本「古蘭經」,以防塔利班突然闖入,Amanullah 就能假裝正在進行塔利班所允許、教授伊斯蘭的內容以應付過去。

秘密教室負責人與老師要小心行事,家長和學生也要謹慎避開塔利班。一日,化名 Zahra 的女童準備上學,她的母親自 WhatsApp 收到通知後,就讓 14 歲的 Zahra 趕到學校。Zahra 在喀布爾西部街道穿梭時,緊張環顧四周,小心留意塔利班分子的蹤影,才順利來到一座不起眼的建築物內某個臨時教室,和其他女孩一起上科學堂。夢想成為醫生的 Zahra 感慨:「當我只想上學、努力學業,卻感覺自己是像搶劫的小偷一樣。」

由於地下學校低調辦學,難以統計現時確切的數字,但報道引述相關人士指,現有 300 多人,為數以千計的女孩提供教育。相比大批失學女童,數字可能微小,且地下學校主要在喀布爾這類大城市出現,但他們認為,行動已是重要的反抗表現。國際特赦組織危機應對項目研究員 Nicolette Waldman 稱:「只有少數阿富汗女孩可上地下學校,但這已反映許多女孩自學成才的決心。有女孩告訴我,即使上學已成罪行,她也準備好去犯罪。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態度,令我對未來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