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敵人的醫生

A+A-

馬爾萬,已婚,三子之父,原本在敍利亞當兒科醫生,在自己的房子開設私人診所,並向逃難的人提供免費的醫療護理。他的座右銘是:「醫治別人,但也要盡量保護自己。」

可是過去五年,單憑這句座右銘,敍利亞的醫護人員根本保護不到自己。

上月 15 日上午 9 時,無國界醫生在敍利亞北部支援的一家醫院遭襲擊。根據現場救援人員覆述,先有四枚導彈擊中醫院,歷時 2 分鐘,40 分鐘後當救援人員在場施救,醫院再遭轟炸,造成至少 9 名醫護人員和 16 名病人死亡。

襲擊未止於此。附近一家接收了首輪襲擊多名傷者的醫院,1 小時後也被擊中。

遇襲現場的救援人員遭第二波襲擊,而隨後的襲擊通常於首輪襲擊 20 至 60 分鐘內發生,這種軍事策略稱作「雙連擊」,顯然是蓄意針對醫療設施和醫護人員。

以上的襲擊絕非唯一一次。去年,94 次空襲及炮彈襲擊分別擊中了 63 家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設施,其中 12 家盡毀;23 名醫護人員喪生,58 人受傷,大量人員逃亡;11 月至 12 月間,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診所曾 4 次遭「雙連擊」。今年,至少已有 17 家醫療設施被轟炸,其中 6 家由無國界醫生支援。

再次印證在敍利亞,敵人的醫生就是敵人,醫療中立這個原則,已被視如草芥。

敍利亞燃起戰火後,政府旋即通過反恐法,將向反對派提供包括醫療護理在內的人道援助列為非法,迫使大部分救傷扶危的人轉往地下。正因如此,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設施不能清晰標示,亦無法分享 GPS 座標,失去應有的保護,轟炸方可輕而易舉聲稱自己不知道到擊中的是一家醫院。

與此同時,這是 1953 年韓戰之後首次出現聯合國安理會 5 個常任理事國之中,4 國積極參與同一場衝突:俄羅斯支持敍利亞政府,英國和法國則支則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同一個安理會一次又一次一致通過保護平民遵守國際人道法的決議,卻沒有任何一方願意就醫療設施受襲承擔負任。一如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指出:「敍利亞的醫療護理成為炸彈和導彈的瞄準目標,而且已經崩潰。」

無國界醫生去年在敍利亞支援的 70 家醫療設施收集數據,記錄了超過 15.4 萬人因戰爭所傷接受治療,其中 30 至 40% 為婦女和兒童,另有逾 7,000 人死亡。這些驚人數字僅是冰山一角,真實情況遠遠不止於此。而醫療設施醫護人員受襲,令傷病者更難獲得醫療援助。

此刻世界屏息以待,衝突各方能否信守承諾停火,讓活在戰火不斷的敍利亞人首次得到喘息機會。謹記座右銘的馬爾萬醫生,陷於兩難最終被迫拋妻棄子出逃歐洲。他暫且保護得了自己,又何時能夠回鄉保護家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無國界醫生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在全球逾 60 個國家,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組織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工作,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

http://ms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