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遇到北極熊,又如何?

A+A-

文:Miriam Lee @ Live Norish

「你地有無喺野外見過北極熊?我見過!我真係見過!」

若然有人很沾沾自喜地跟你說,他在過去的假期,如何豪花六位數字去北歐或北美看雪景賞北極光,還用他那五位數字的相機套裝拍攝到了北極熊,你不必羨慕或妒忌,因為根據「極地野外生存秘笈」的那一頁「如何與野生動物保持適當距離 —— 最簡易方法」是伸直手臂豎起姆指。若你的姆指可以蓋過視線內的動物,你便算是與牠保持安全距離了。以此方法,與企鵝的安全距離大約是 5 米,北極熊便是 300 米開外。相信你的那位朋友也只是遠遠的看著,帶他看北極熊的嚮導也確保他乖乖的別惹怒熊大哥就是了。

Cup03_Statue大部份人對北極熊的印象,都是來自視覺影像吧?無論是觀看紀錄片、到訪動物園或親身在極地遠觀北極熊。讓我印象較深刻的「熊遇」,卻是一段廣播。我們乘坐的小飛機,被切風吹得搖晃不定,好不容易才降落在北冰洋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的機場上。「我們已經安全著陸朗伊爾城,室外氣溫攝氏零下十五度,算是一個清涼又大風的秋天午後。提提各位乘客,昨天在本鎮邊緣有一頭雄性北極熊的出沒報告。

Sysselmannen(挪威語「總督」的意思)正密切留意狀況,同時請各位切勿在沒有攜帶來福槍的情況下走出市區(所謂的市區其實只是幾條街道)。」乘務員語氣認真地廣播著,但對剛到達北冰洋中心的這個群島的機上各人而言,這則告示倒是帶一絲黑色幽默。窗外暴風雪正烈,預期中的午後陽光也幾被掩蓋,天空只剩一抹厚厚的灰,和那隻蟄伏的傳奇北極巨獸所帶來的、越來越濃烈的不安感。

斯瓦爾巴群島面積約六萬一千平方公里,足有六十個香港那麼大。這裡聞名的除了有由億萬年冰川運動所細琢成的冰川、高山和崎嶇的峽灣,北極熊的數目亦同樣令人瞠目。作為北極熊在地球上最重要的繁殖地之一,斯瓦爾巴群島和其周圍水域(當然還有浮冰上)共有約三千頭北極熊,這比整個群島上的人口還要多。在這偏僻的北極海島上,北極熊好像從不曾與人類和平共處在居民眼中,北極熊同時是恐懼與光榮的象徵。只要你踏入北極熊的勢力範圍,你便隨時成為這種陸上最大型肉食動物的可口餐點。當我們帶上武器,我們和北極熊就是旗鼓相當、互相殺戮的敵人;一旦卸下武裝,在這白色的世界裡,人類根本無法與北極熊的速度(不管在陸上還是海裡)、感覺和犀利的攻擊匹敵。

連超級市場也用北極熊做標誌。
在朗伊爾城市鎮周圍,都可看到提防「北極熊」的標示。

人類一旦有了精良的武器,與任何動物的對決都算不上是武士之戰。上世紀,這裡的北極熊因捕獵盛行而數量大減。1970 年代後期,遏止所有北極熊產品貿易的國際禁令頒行,北極熊肉眼可見的威脅總算解除了,然而這些「北極之王」今日卻面臨更為嚴峻的威脅。何解?因為全球氣溫上升,氣候格局出現變化,這些正在不斷侵蝕並破壞北極熊的繁殖地和家園。今日,北極熊依然是這個極北群島上的主人,但未來又如何?

作者簡介

Miriam Lee,蜑家妹一名,喜歡文學、音樂和大自然,喜歡獨自背著背包旅行,喜歡對著大海沉思,誤打誤撞走上了多次遠征南北極的路,感受地極無垠荒涼卻又不失細膩動人之處。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