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狼人——把不信任變成遊戲

A+A-

rsz_istock_000061053300_medium

如果有去過大學迎新營,應該很多人都有玩過 Killer 這個團體遊戲,而這個遊戲,其實就是源自一個叫 Mafia 的卡牌遊戲,通常被稱為「狼人」。

這種遊戲的玩法,是每個玩者在開始時,會抽到一個秘密身份,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大部分是「村民」,有少數裝成村民的「狼人」。每回合,村民討論後,會投票處決一個懷疑是狼人的玩者,他可能真的是狼人,也可能只是無辜的村民。然後就到狼人的回合,狼人則討論殺掉哪個村民。

如果村民最後成功除去所有狼人,就是村民方獲勝,否則就是狼人方獲勝。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在村民裡面抓內鬼的遊戲,如果你要扮演內鬼,就是怎樣在被找出來之前盡可能破壞。不同版本的狼人雖然有很多變化,例如加入占卜師、護衛之類,增加趣味。但除去所有花俏的部分,它的核心思想就是那麼簡單。

這個遊戲的主題是甚麼呢?其實就是人類的不信任。

它本來就是蘇聯在 80 年代的一個社會實驗,它的目標,就是實驗少數資訊互通的人,是否能控制大部分利益相反,但是資訊不互通的人。它是一個心理學實驗,狼人其實代表了社會裡有機密資訊的少數人,他們可能是間諜組織,可能是黑社會,可能是統治階級。

這遊戲大部分玩者都是村民,大約佔八九成,他們都是利益一致的。另一邊的狼人,數量往往只有一兩成,他們的人數遠比村民少,但是他們互相知道誰是同伴。因此,這是少數「春江鴨」,對抗多數「資訊被封閉的大眾」的遊戲,他們知道的,就只有自己內部有鬼,卻不知道是誰。

真的玩起來,大家平時犯的錯誤就全出來了,村民之間會互相拿出沒根據的指控,例如覺得他看起來是就是,或者隨便抓起一兩個話柄,就認為自己是福爾摩斯。

至於狼人呢?狼人也不是只有在殺人階段才有事做的,在討論階段,他們要做的其實就是利用村民之間的互不信任,加以煽動,推波助瀾,務求他們殺錯良民。而在殺人的階段,則通常會先找那些發現了真相的人,優先殺死。總之村民的資訊愈亂,愈互不信任,狼人方的優勢就愈大。因為殺死村民的與其說是狼人,不如說是村民自己的內訌。

從這遊戲你會發覺,我們經常相信少數人控制不了大部分人,其實這並不是事實。狼人這遊戲告訴我們,資訊封閉的大眾,當互不信任時,很容易會被資訊互通的小眾所控制。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嗎?這遊戲告訴我們,當資訊封閉時,民眾是完全能夠被控制做傷害他們自己的事。

如果你把他套用在股市,那就是少數有內幕消息的人與散戶,然後你會想像到,其實這些人,也會像遊戲的狼人一樣,不斷放出聲稱「內幕消息」的東西引你去做錯事。如果你把他套用在組織,那就是當我們愈疑神疑鬼有間諜,反而愈容易被間諜入侵控制。如果是社會,那就是控制了媒體,也就是資訊的人,是有能力引導大眾去做一些違反他們利益的事情。

最後你把社會少數統治階級,想像成狼人,就會明白某些政府會控制媒體,封閉資訊。讓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為何必須先解決或抹黑較理性、聰明的人。所以,失去互信,就是走向被統治,被奴役之路,資訊愈不流通的社會與團體,互信愈低,也愈容易出現謠言與失控,因為人狼會在背後推波助瀾,你說這是傷害社會?他們會認為這是方便統治,令社會穩定。很諷刺的是,一個人不能信任別人,愈隨便指控人,他得到的卻是相反:他不僅不能除去內鬼,反而幫助了內鬼清除所有的阻礙。

所以,別少看遊戲,一個遊戲就能教你的東西,在現實卻是大部分人都不理解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