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為何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A+A-

文:淳 @ Live Norish

在挪威,每年人均消耗接近 10 公斤咖啡豆,和其他幾個北歐國家,長據榜首三甲。幾年前更加有標題寫到,Uten Kaffe,stopper Norge,字面意思是說沒有咖啡,整個挪威就停止運作了。這當然是誇張手法,但也成功凸顯咖啡在挪威社會中的重要地位。我一直疑惑,為甚麼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有天終於忍不住,去了請教 Google 大人。一擊即中,搜尋第一項,A history of coffee in Norway, part 1,就容我在這做個簡短覆述報告吧!

有人翻查挪威的歷史檔案,發現咖啡這詞早在 1694 年出現。在 18 世紀初,這種新奇有趣的飲品在上流社會流傳開來。那時的富貴人家女人,不用上班不用料理家務,日常就是聚在一起閒話家常交換情報。以前聊天佐以酒,一天下來大概醉得慘不忍睹,咖啡的出現,就順理成章的,變成離地一族的社交必備新寵。

在短短的時間,接近 18 世紀末,挪威已經成為人均咖啡消耗大國。奇怪的是,那時候的挪威,還未發現石油,大部分人靠伐木捕魚為生,歐洲最窮國都排得上名號,竟然可以負擔得起這麼多富貴飲品?原來窮得來,最緊要是傍著個大款。那時挪威算是丹麥附庸國,間接受惠於殖民地的貿易優惠。由哥本哈根進口的咖啡豆,是免稅的,比其他歐洲各國便宜一大截,慢慢成為平民也負擔得起的日常飲品。

DSC00859
位於奧斯陸的 Tim Wendelboe 咖啡店及烘焙廠

但獨佔鰲頭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那時候的丹麥皇帝,覺得民風太奢華不好,在 1783 年下了限制使用奢侈品的禁制令,當中竟然包括禁止喝咖啡。各項限制實際上非常擾民,所以很快在 1799 年就被推翻了。一開始教會也堅定反對咖啡這種飲品,但大勢所趨,慢慢也不好與民眾站在對立面。世事難料,20 年後的教會,搖身一變成為推廣咖啡的幫手,皆因他們遇到一種比咖啡更邪惡的飲品。

在 1816 年挪威脫離丹麥後,通過了一條法案:所有土地擁有者都有權運用莊稼釀製高濃度的烈酒。此例一開,不得了,大量烈酒湧現,不少人由早 High 到晚。也不知是誰,想出「捧咖啡抗烈酒」這種招數,可惜烈酒消耗量仍是緩步上升。在多方宣傳下,咖啡消耗量倒是在 50 年間翻了 10 倍。

二戰時物資貧乏,各種民生用品行配給制,咖啡量因銀根短缺而續年下降。有商人集眾家之力量,和巴西簽訂協議,不用花費一毫,以鹹魚(註)換咖啡,吊著挪威人的咖啡癮。就算是戰後,政府對著有點空虛的國庫,也因為咖啡太重要而提供高額貿易援助。誇張到在挪威買到的咖啡,竟可比在巴西買到的便宜!

原來 300 多年下來,在政治經濟大環境的影響下,咖啡已經融入了挪威人的血液裡,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註:以鹽醃製過的鱈魚,Bacalhau,亦即是大家應該聽過的澳門名菜,馬介休。
DSC00844
同樣位於奧斯陸的 Retrolykke kaffebar

作者簡介

天秤座女生,做文化遺產保育及文物修復的前地質人。住過新疆的天山以及印度的喜瑪拉雅山,倫敦曾經是第二個家,現今跟港人另一半定居挪威奧斯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