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迪倫:孤獨的路

A+A-

cafe

最近我看了一部電影「暗算」(The Accountant),片中主角是一位患有自閉症的數學天才。他一直幫犯罪集團擔任會計師一職,同一時間把犯罪集團的罪証暗地交給警察,把不法之徒繩之於法。他像踩鋼線般遊走於黑與白之間,危險處處,要獨善其身,不能有朋友及家人,註定是一條孤獨的路。這角色定位定得好,也許這種角色,就只有自閉症不喜歡社交的主角,才能勝任。

我說起這一部電影,是因為看著片中的主角,我感到一種莫名的親切感。由其當片中的主角對喜歡的女生說,很想跟她相處,但他不擅長,又或是,他知道危險的他不應該這樣做。從 22 歲開始,不知不覺間走進了創業的道路,一路走來 8 年,我從一個不諳世情的小子,變成一個已婚的男人。從前初創業的時候,一顆赤子之心,喜歡事無大小都跟朋友同事分享想法和感受。後來發現,你跟一名非創業的好友聊天,其實他們並不理解你的立場和想法。有時你思考到一個好點子,熱情地跟他們分享,換來的會是他們一盆冷水潑過來。(可能因為我跟他們是極好的朋友,朋友間就是會互相挖苦和取笑吧。)很多時候他們會覺得你的憂慮是杞人憂天,反正賺多點穿好點,賺少點就吃少點嘛,想這麼多幹嘛?

後來,好友們都長大了,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壓力和煩惱,我更不好跟他們討論有關生意展望的事情。因為結婚擺酒買樓和養育孩子,已經成為大家更切膚的生活問題了。討論夢想和願景,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太過奢侈。可是,如果創業的人不談願景,那還應該談甚麼呢?

在這段創業期間,我還有一群十分好的伙伴,這群好弟弟很多從 18 歲開始便加入我的公司,陪我到上海創店,到台北學咖啡,打開牧羊少年發展的路。然而,又在歲月慢慢流逝的同時,他們長大了,成了一個個 24、25 歲,逐漸成熟的男人。男人在這個時候,很多時就要開始思考未來的路了。在香港從事餐飲業的工資待遇,未能夠應付一名年輕人安居置業的目標。年輕時他們有夢想,喜歡咖啡,希望加入這個行業。但隨著人逐漸成長,面對現實的消磨、父母的老去,戀人的壓力,迫使他們都要報考政府工或加入地盤紮鐵行業。結果,一群從小時便伴我打拼江山的好伙伴,在生活的壓迫下,都要逐漸轉行。我跟他們依舊十分友好,時常保持聯絡。可是,重覆面對珍重的人離去,不自覺間,我的心原來都已死去活來過很多遍,然後以後不敢太過親近了。現在對於新進公司的人,我都保持君子之交的態度,保持友善關懷,相敬如賓,卻不能像從前一樣大家視死如歸了。

年輕與回憶真是美好,有時候漸感孤獨,特別掛念故人。但大家相濡以沫,又真的不如相忘於江湖。只願大家在不同的天空下,努力加餐飯,千里共嬋娟,新人變舊人,以心相交,再次互相喚起現實社會間久違的心跳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梁迪倫 牧羊思維

梁迪倫,86年生,【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創辦人。自 16 歲開始便放學到樓上咖啡店打工,工作至凌晨 3 點才回家。22 歲畢業後開始自己的咖啡店生意。26 歲創立香港首間旅遊主題咖啡酒館【牧羊少年】。咖啡、文字、旅遊,皆為他不可或缺的養分。

http://www.thealchemistc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