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泰:向言論自由挑撥的下場

A+A-
Milo Yiannopoulos 圖片來源:路透社
Milo Yiannopoulos 圖片來源:路透社

前些日子有一個英國記者被捧為言論自由的先鋒,因為他公然宣揚極右言論,顛倒黑白,企圖恢復納粹和法西斯的理論。這個年輕的記者名叫 Milo Yiannopoulos,是美國新上任總統的崇拜者,他公開叫杜林普「大大」。左一個「杜林普大大」,右一個「杜林普大大」的叫喊,令人作嘔。他把宣揚自由的人、有色人種,以及爭取婦女權利的人等等都說成是「壓迫者」,而把種族偏見的言論說成是一種「對壓迫者的反抗呼聲」。

這位記者非常年輕,是個同性戀者,又沾有一些猶太血統,他的胡言亂語就被認為是真正的思想表達,所以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裡得以生存。他盡情大罵穆斯林是「賣羊肉,賣酸奶的強姦犯」,還罵一個記者是甚麼「典型的豬屎一般的媒體猶太傻瓜蛋」,還組織對一個黑人女演員進行仇恨攻擊等等,不一而足。

他不但沒有被禁,反而得了一個價值 25 萬美元的出版合同,還被邀請去一個美國最大的保守派集會演說。據說,在一次集會上他坐在一個金椅子上被抬進會場。當然,他的這些胡言亂語激起了很多人的憤怒,尤其是左派人士更是慷慨激昂,要求把他監禁等等,他們卻沒想到這正中了右翼分子的圈套,說是「言論自由」應該保護這個年輕記者。

「言論自由」是任何專制統治者的眼中釘,會想各種辦法來把「言論自由」弄得名存實亡。利用像這個年輕記者來挑釁,敗壞「言論自由」的名聲。反對言論自由的人就可以說:「你們看,如果誰都可以亂說話,就會造成毒草叢生,擾亂社會秩序。所以,只能讓我們認為正確的話發表,不能隨便亂說。」

「言論自由」其實是給社會公眾參與管理國家大事的發言權,對道德,對人生觀可以提出不同的觀點,經過大家合力討論來辨認是非,社會就會不斷進步。這位年輕記者可以發表他的言論,這些言論並不是甚麼新的觀點,早已經過多年討論而被否定了。社會上可以容忍這個年輕人重覆舊觀點,但還是有一定限度的。他竟然對一個成年男子和一個 13 歲的孩子有性行為表示贊同,這就引起眾怒。結果,他那出版合同被取消,工作也被撤職,要他演說的邀請也取消。大家這才醒悟,原來這位年輕記者並不是「言論自由」的先鋒,而是被集權分子利用來挑撥「言論自由」的。

利用這種挑撥手段,並不新鮮,而是專制統治者、納粹,法西斯慣用的手法。他們可以花錢僱用這種所謂「挑釁分子」,假裝極端「左」或「右」來故意貶低反對他們的意見。這些「挑釁分子」其實就是特務或暗探而已。

Milo Yiannopoulos 興亡的故事給我們的教訓就是要提防「挑釁分子」,要識別這些特務和暗探。他們可能顯得很同情某些觀點,但實際上是要用過於極端的手段來擊敗這些觀點。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亢泰 英倫勢

生於上海,畢業後於北京電台工作。曾在大陸、香港和台灣的報刊雜誌上發表文章。一九七五年赴倫敦加入BBC,監製節目多以哲學、文學及藝術為主題,並任語言主管,逾二十年。現已退休,定居於倫敦。著有自傳「無夢書——你不知道的中國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