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有種人叫群組表演員

A+A-

每日都忙,每日都望,每日都盯著部電話。香港人習慣使用手機,一部分是奇怪企業文化使然。一部手機,變成部分打工仔找存在感的地方,也變成令人神經衰弱的工具。

正所謂「扮工室」,現今世代手機「扮工」少不了——扮講電話、扮傳短訊、扮同個客 Email、扮做 Research 。自從 WhatsApp 的 Group Message 出現後,更成為一些同事的表演舞台。老闆在群組內寫一句,大量直豎拇指及拍手的圖案,水如泉湧,各式各樣的圖案「叮叮」、「叮叮」不停出現。同事間更需要鬥快,否則被人截足先登,又要想過新的圖案或內容,到時候,後悔也太遲了。

有些公司為鼓勵員工合群,過猶不及。人事部竟把公司短訊 Group 內的言行都計於評核。慢慢同事間落街食飯,都會問一句「要不要買零食,想食咩?」一群如「喪屍」般的回應就迅即彈出來,「你好好人啊」、「XX 薯片」,加幾個心心眼,或者「不用了,謝謝」,此等都算正常,但總有些同事因為不想重複,為突出自己而絞盡腦汁,連千奇百趣的士多啤梨蘋果橙的圖案都出盡。最後為著一個變質的閒聊,大家又花上 5-10 分鐘的時間。

香港企業還有一些華人獨有的基因,就是「鬥勤力」,Work Life Balance 文化從來不是香港「腦細」的寵兒。若公司不幸多了一個放工閒來無事的同事,就更加不得了。下班以後或深夜的短訊內容,「abc 項目的進度如何?」、「我收工後研究過,數目有些出入,明天回公司……」,諸如此類不趕急,又本應在辦公時間可解決的問題,在 WhatsApp Group 內老是常出現。有這些同事,你就等於無!得!收!工!試問若不盯著電話,一旦被點名提問而慢了 0.000001 秒回應的話,上司會如何評估閣下的工作能力?

當然以上群組內的「表演者」有多積極,就要看公司內有否同道中人,也看一眾上司,「腦細們」是否有欣賞雅興。奉勸一句 Work Hard 不如 Work Wise,不論哪個崗位,放過人也放過自己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宇澄 天地悠悠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