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味道(二)

A+A-
Can Xifra 是典型的加泰隆尼亞式農村大宅,眺望綠悠悠的農場和花園。

加泰隆尼亞尋求獨立,帶頭改革工時,將 10am-2pm、5pm-8pm 的工作時間,改為 9am-5pm。這可大件事了,當地人的悠閒午餐怎麼辦?難不成要他們吃 15 分鐘的頹飯?

朋友邀請我到赫羅納(Girona)郊外的餐廳 Restaurant Can Xifra 吃午餐,一吃便是兩小時,她卻為西班牙人的慵懶平反:「其實打工仔,全世界都一樣,午餐都是趕忙的,除非是星期五,或者你是老闆。」

赫羅納(Girona)郊外的餐廳 Restaurant Can Xifra。
Can Xifra 廚房內外,都是 Can Xifra 家庭的女士。

Can Xifra 是一間非常典型的加泰隆尼亞式農村大宅,木製的村屋,眺望綠悠悠的農場和花園,廚房內外,都是 Can Xifra 家庭的女士,媽媽阿姨表妹都在這裡打工,圍在柴火磚爐旁,一邊閒話家常,一邊炮製半世紀的食譜。很多本地人都喜歡來吃烤牛扒、燉兔肉和雜燴肉菜鍋(Escudella),我自己就喜歡烤蔬菜(Escalivada),簡單如洋葱和燈籠椒也甜得過份。是的,加泰隆尼亞近海靠山,農產和海產豐富,烹調實在不需要太複雜,當地人的口味也相當簡單。

紅白格子桌布上,不僅有鹽和胡椒,還有橄欖油、蒜頭和番茄。我不明所以,朋友馬上解釋,「這是用來做 Pa amb tomàquet,直譯英文是番茄麵包,是加泰隆尼亞人的主食。」他們吃 Pa amb tomàquet,如我們吃米飯一樣重要、一樣狠,早午晚餐都可以吃。朋友隆重其事地示範:先用蒜頭擦一擦烤過的麵包,再將番茄切開一半來擦麵包,讓番茄汁都滲進麵包內,才澆以橄欖油和鹽(也有先下鹽才夠味的說法)。對於每項細節,即使不是專業的老饗,當地人也講究而莊嚴。

麵包:用農夫包 Pan de payés,它表皮脆,麵包氣孔細密,放上兩天麵包也不會乾,最好放在家中,隨時候命。或者用 Pan de cristal,麵包氣孔粗疏,用來吸番茄汁一流。
番茄:用連藤番茄(Tomàquets de ramallet),或者是當地獨有的、長成一串串的番茄(Tomàquets de penjar),兩種番茄都肉厚汁多。
蒜頭:可下或不下,但坐在 Can Xifra 觀察,十個西班牙人十個都會用蒜頭擦麵包。
橄欖油:當然是用本地的,加泰隆尼亞有五個受保護的橄欖產區,例如 Arbequina 種的便是公認最佳的橄欖之一,味道醇厚,酸度低。別問加泰隆尼亞人這是否初榨特級冷壓橄欖油,反正是本地農場的,他們就自豪地認為是最棒的了。

加泰隆尼亞人認為 Pa amb tomàquet 來自當地,可是亦有說是上世紀 20 年代,巴塞隆拿工業發達的時候,由西班牙南部 Murcia 的移民帶過來,他們是修築鐵路的工人,所以吃麵包和番茄之類,既便宜又飽肚的速食。時至今日,西班牙乃至意大利都有不同版本的番茄麵包,卻只有加泰隆尼亞人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的,我不禁想:是他們自以爲與眾不同,還是眾人皆醉我獨醒呢?

由味道到政治的異同,也許在 10 月有定案。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