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火葬場醜聞

A+A-
設於 Tennessee-Georgia Memorial Park Cemetery 的紀念碑 圖片來源:Tennessee-Georgia Memorial Park Cemetery

一年過去,我又回到波蘭華沙大學做研究。上個星期由於跟另外一位病理學家研究合作企劃,講到了考古骨灰龕這一塊。在病理學家走後,我跟顧問教授隨口提起了本月初鑽石山火葬場焚化爐失靈一事及其後利用紅外線溫度探測器分開以火化過的骨骸的做法,她本人連同在實驗室裡的其他研究人員都不禁深鎖眉頭。

一般火化過的遺體在燃燒約 2-3 個小時後(視乎選擇的儀器及方式有所不同)都會變成碎骨。注意!是碎骨,不是骨灰。這些碎骨收集後拿到骨磨處,將其磨碎才會變成骨灰。有些文化,如部分日本殮葬儀式,會省去這一步。取而代之,是家屬以筷子傳筷子的把先人骨骸以打坐的方式(即腳在骨灰龕底部,頭在頂)放置在骨灰龕裡。(按:這也是唯一一個情況他們會有兩雙筷子夾著同一件物件。)

說回教授及研究人員的反應,我並不驚訝,我自己在讀到這則新聞時都不比他們好。跟教授接下來的討論並不是集中在這件事上,而是延伸至 2002 年發生在美國佐治亞州(State of Georgia)東北部的 Tri-state Crematory 事件。

在 2002 年,339 具屍體被發現於上述火葬場內並正在腐化。它們並沒有在送到火葬場後直接燒掉,反而一具疊一具的陳放在已經壞掉的雪櫃裡,又或者放到火葬場附近的樹林裡、後面的小池塘等地方超過 5 年以上。可是,大自然自有它的戲法。當地附近的居民投訴聞到強烈的惡臭,終於逐漸發現有人骨浮現,令到當局開始正視這個問題。而更駭人的是,他們依然會給家屬骨灰。經過受影響家屬的協助,這些骨灰最後經過化驗,證實是普通的水泥包裝成骨灰。

這新聞立刻震驚全國,更重要的是很多家屬都擔心自己的親人是被當垃圾處理掉的之一。對他們來說,他們只是按著先人的意願,把遺體化成灰,此事不禁令全美思考到底逝世者對這個殯儀業來說是甚麼。這個火葬場的主管因不妥善處理屍體等被判 12 年。雖然他沒有遭受任何刑事檢控,但據報共有 2,000 宗由受影響的家屬提出的民事檢控。更離奇的是,這名主管的家人亦是這些骸骨裡的其中之二。他爸爸的屍骸在附近的木屋找到,而母親的則下落不明。

這個現象說明了我們當代社會對死亡的否定及恐懼。我們不想看到有關的事,部分亦因為土地問題,令火化成為最廣泛採用的殮葬方式。這個社會問題不只是出現於美國、香港、英國,它出現於全球所有國家。到今天,這個火葬場已經消失了,而涉事的那名主管 Ray Marsh 亦已於 2003 年離世,到現在其處理手法原委亦都遠去。但依然有部分家屬先人的遺體還沒有尋回,而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惡夢。

的確,就算尋回,那只會是一具沒有生命的遺體,並沒有任何用途。但卻對部分人來說非常珍貴。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