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繼去年一輪風波,美國美式足球聯盟(NFL)國歌示威門今年繼續鬧得甚囂塵上,杜林普上周左一句 son of a bitch 右一句 you’re fired,就球員奏國歌不肅立一事再挑罵戰。雖說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民眾免因「國歌法」入罪,比將迎來新國歌法的香港人安全得多,但退一步而言,為何一個國內體育比賽,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美國記者 Zack Beauchamp 日前就撰文指有關習慣奇怪。杜林普在 Twitter 堅稱「NFL 必須尊重國歌」,但國內其他文化盛事也不見得開場前有此例行公事:「最新 Marvel 電影首映也沒有以國歌開場。」即使放眼國際,英國人也不會在英超開鑼前奏上一曲「天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對於何以要在運動比賽前上演愛國場面,單單幾句必須尊重這個那個,委實難以說出個所以來。

歸根究底,在體育中注入愛國情緒,源自歷史原因,最初是為了在一戰及二戰期間激發群眾愛國心,自願投入戰力。照理說 1945 年戰事結束已再無需要,不過有關單位發現在比賽中宣傳愛國思想,對聯賽本身也不失為上佳廣告手段,才一直保留至今。換言之,比起表示「尊重國歌(家)」,賽前一曲國歌更像是吸引球迷多多撒錢的方法。

今天的美國國歌「星條旗」(The Star-Spangled Banner),原是寫於 1814 年硝煙中的一首詩,1916 年時任總統威爾遜下令起用於軍事及國家級儀式,成為非官方國歌。翌年美國加入一戰戰團,「星條旗」傳入棒球比賽,對壘隊伍肅立旗杆前,觀眾同唱「星條旗」。此歌於 1931 年正式敲定成官方國歌。不久二戰烽煙再起,為提醒民眾國家危難,體育比賽進一步變成大規模展示愛國情緒的場合。總而言之,奏國歌之所以會成為運動比賽必備的儀式,全因一、二戰兩次戰事,極需要全民支持,是絕無僅有的時代產物,戰事結束後便再無任何社會需要,只是長久沿用使人們視之為理所當然,甚至連 1996 年才開辦首屆賽事的足球大聯盟(MLS)都跟隨奏國歌的傳統。

然而承上所說,今日在運動場上的國歌環節,早就背離初衷。誠如前 NFL 球員及俄勒岡州立大學教授 Michael Oriard 書作 Brand NFL: Making and Selling America’s Favorite Sport 中指出,現代 NFL 超級碗淪為愛國陷阱,就如 NFL 本身:「超級碗是以『美國傳統價值』投資出來的 NFL 宣傳工具。」NFL 一直頗為注意其愛國立場,1968 年當越戰爭論和嬉皮士反文化高漲時,它就自處於尼克遜「沉默的大多數」陣營,撐越戰反抗議。911 事件後翌年,NFL 的「愛國值」更達至頂峰。2006-07 年間美國政府因出兵伊拉克遭受非議,NFL 「愛國心」突然低調起來,反映所謂愛國情緒,不過是 NFL 打造品牌的手段,和向軍隊致敬根本搭不上邊:「這段時期的沉默,顯示 NFL 想與大眾連成一線同聲同氣的欲望。」意識到之前的取向已拉遠了與觀眾的距離,為了補救,NFL 可以拋棄暫時不賣座的愛國心。而沿二戰至今的賽前國歌,自然也不是純粹的愛國表現。

圖片來源:路透社

如此說來,杜林普的「不愛國」指控便站不住腳了。事實上,就算是被視為傳統愛國者如退役軍人等,也不完全因國歌示威而感到被冒犯。去年四分衛 Colin Kaepernick 在國歌中下跪時,正身處現場的前陸軍遊騎兵 Rory Fannin 表示:「很多軍人自忖為自由民主而赴戰場,到頭來卻發現連自己國家都實踐不了這些思想。Kaepernick 的表態正好與我們這些老兵的想法產生共鳴。」 對於不少美國人來說,國歌這種愛國符號對象不單是國家,而有著更寬廣的意涵,至少在非裔的 Kaepernick 看來,還包含處處壓迫黑人的警察,因此他才選擇在國歌中單膝下跪,而非單手撫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