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吃 Comfort food 就是沒有大志?

A+A-

十年前歐遊,我可以天天啃麵包,吃沙律,日日西餐沒問題,現在?最好給我一碗熱騰騰的湯麵或白飯!起初我覺得作為旅遊記者,這實在沒有大志、不夠專業,甚至感到自己老了,但想深一層,那又如何呢?我們畢竟是城市人,在香港也不會天天吃雲吞麵,在美國也不一定天天吃漢堡包。我們習慣了多元化的選擇,早餐吃西式,午餐吃日式,晚餐吃中式,完全沒有問題,但外遊時,總希望可以多嘗試當地美食。於是餐餐吃地道風味,可是有些美食,真的不可天天吃,我在柏林時,吃過兩天香腸酸菜和豬手,馬上要吃泰國菜,那頓簡直是人間美味啊!曾經以為自己還挺喜歡摩洛哥的 Tagine,但吃了幾天後,燴雞肉還是菜,都是稀巴爛的一種味道,得找意粉來吃,可是在首都 Rabat,選擇不多,後來我決定縮減行程,坐船到西班牙吃點新鮮蔬果。這些情況不只發生在西方,我曾在韓國工作十天,回港後一年沒有吃過任何橙色的韓菜。以前我會暗暗地笑人家帶杯麵去旅行,但現在我也帶包蝦子麵傍身了(比較健康呀!),如果住在 Airbnb,還會煮一兩餐,吃粗一點,青菜白飯,反正天天外出吃飯,大魚大肉過後,味蕾也要休息。

朗廷酒店建於 1865 年,是倫敦早期建立的豪華酒店之一。

上星期在倫敦公幹,天氣又凍又濕,下塌的朗廷酒店,雖歷史悠久,卻不因循守舊,早餐有中式選擇。雖然酒店內沒有中菜餐廳,但蝦餃燒賣叉燒包,還做得不錯,白粥暖人心胃,奉上油炸鬼、鹹蛋和醃菜,完美征服整桌香港人,難怪眼見也頗多亞洲人入住。

我不太喜歡使用 Comfort food 這個字,因為 Comfort 代表舒適、惰性,吃不慣當地美食就要躲回舒適圈?不,不,不,我們要的是選擇,只是去幾天開心開心,誰要去適應吃十天香料燉羊肉啊?有過體驗就好了,不必強人所難。在歐美,Comfort food 還叫人聯想到小時候喜歡的肥美食物,像 Mac and cheese、奶昔等等,彷彿把一千卡路里塞進食道,所有壓力都迎刃而解,我堅決反對以暴食來減壓,因為之後會有更多來自減肥的壓力,到時你會後悔莫及⋯⋯

倫敦朗廷酒店的中式早餐,陣容鼎盛,沒有炒麵我覺得也可以,唯獨欠缺一壺普洱。
每次吃完一輪西餐,我總想吃碗乾淨、軟熟的白飯,正如吃多了中餐,我也想吃意大利麵一樣,現代人的 Comfort food 可是有很多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