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手可揭紙本書,從此改變你的閱讀方式

A+A-
圖片來源:RoyalJongbloed/Facebook

古往今來,書籍除了輕微改變外貌之外,形式上幾乎仍保持舊貌。但書籍太大本,不方便隨身攜帶,即使是袖珍本,也必須空出兩手翻閱,不便於在繁忙時間的車廂中細讀文字,所以也難怪大多數人轉而以手機閱讀。紙本書究竟有沒有機會變得更「User Friendly」?「紐約時報」記者 Alexandra Alter 近日撰文介紹一種新式書本設計:過去 10 年在歐洲開始興起單手就可揭的小書,這本小書可以改變我們的閱讀方式嗎?

出版商 Penguin Group 旗下的 Dutton Books 目標是年輕讀者,其總裁兼出版商 Julie Strauss-Gabel 發現口袋大小,而且是橫向如日曆設計的書本「dwarsliggers」,在荷蘭已成為廣受歡迎的印刷版本,Strauss-Gabel 不禁說:「我看到它,就像靈機一觸,要找出這是如何做到的」。

Dutton 開始發行首批迷你書籍,其中 4 本是青年讀物作者 John Green 小說的重新發行版。此版本的小說與智能電話大小差不多,紙張像洋蔥皮一樣薄,整本書不會厚於姆指寬度,而且是縱向設計,單手上下翻揭書本,如滑動手機一樣。如果設計廣受歡迎,可能會重塑出版領域,甚至可以改變人們閱讀的方式。明年 Penguin 將推出更多迷你版本的青少年讀物,或能吸引其他出版商仿效。

Dwarsliggers 在荷蘭語意思是位於分岔路口,可解作與別不同的事物。在過去 10 年左右,這種書本形式已經遍及整個歐洲,銷售近 1,000 萬本,其中包括 Dan Brown、Ian McEwan 等作者著名作品的迷你版,以及一些經典作品。

當 Strauss-Gabel 詢問 Green 有否興趣推出其小說的迷你版,測試美國市場時,他馬上同意了:「就像很多作家一樣,我沉迷書本製作,這些細節令實體書非常特別。這不只是噱頭,感覺更像一種有趣的、不同的閱讀方式。」而 Green 幾年前居住在阿姆斯特丹時,便已見過 dwarsliggers。

作為電影「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原著的作者,Green 有一群忠實的年輕粉絲,小說印數超過 5,000 萬,在社交媒體上亦備受關注,Twitter 有超過 500 萬粉絲,與兄弟所經營的 YouTube Vlogbrothers 頻道亦有 310 萬用戶訂閱,可算是測試市場的理想作者。

經 Dutton 穿針引線,Green 的 3 本小說將透過 dwarsliggers 形式重新上市,以每本 12 美元(約 94 港元)或套裝 48 美元(約 376 港元)的價格出售,在書店會放在近收銀處的當眼地方,而且,憑其具吸引力的設計,更可能會在設計商店中販售。Dutton 及 Green 都希望,那些與互聯網和智能手機一起成長的年輕讀者,可以接受翻揭迷你書的概念。Green 說:「年輕人還在摸索他們所喜歡的讀書方式。與標準書籍相比,它更接近手機的用法,但它是書本而非手機。在手機上閱讀,最大的問題是手機同時能做很多其他事。」

幾個世紀以來,出版商已經不斷嘗試出版體積較小的平裝書,亦曾取得成功。如美國出版商 Pocket Books 於 1939 年在美國大眾市場推出口袋平裝書,於全國各地的百貨、報攤和藥店販售。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又因美國軍隊而推出士兵版書本(Armed Services Editions),為了讓軍人可以方便攜帶而設計的小型平裝書,反而更吸引其他讀者。

Strauss-Gabel 今年開始在美國實行將舊書換成新版本的計劃,當時她收到了 Green 小說的荷蘭語版本,尺寸和巧妙的設計令她震驚,書脊水平設計讓翻頁更容易。她聯絡荷蘭印刷廠 Royal Jongbloed,希望結成合作夥伴,打印英文版小說。Jongbloed 於 1862 年成立,當時是一家書店,後來成為聖經印刷廠,2009 年因為意識到很多讀者喜歡便攜式書籍,而創立了可上下翻閱(flipback)的印本,是唯一一間採用薄而耐用紙張的印刷廠,但他們僅印製 570 種荷蘭語書籍。

雖然 Jongbloed 答應合作,但要印刷英文版的 Green 小說,在排版方面依然困難重重。要轉換成不熟悉的格式並不容易,而目前仍未知道這種陌生的設計會否得到支持。Green 說:「我不知道人們會如何看待書本的新形式,但那是在你到手前幾乎無法獲得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