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三夫」—— 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

A+A-
陳果以魚和水等意象,把時事、社會課題符號化;電影「三夫」劇照。

「三夫」不是一部情色片。

儘管電影裡平均每兩分鐘就出現一場親熱戲,可那不能用親熱來形容,它不是一種要讓你血脈賁張的情慾描寫,而是一種生物上的交配,一種男女肢體上的交合。看完你不會產生慾望,反而是倒胃口地感到厭惡。這恰恰就是這部電影刻意要帶給你的感覺 ——「三夫」是一部交配實錄,陳果並非為了滿足你的眼睛。

戲中交配的是小妹、3 個丈夫及一群橫水而來的嫖客。戲外交配的卻是香港、澳門和大陸。小妹因為亂倫而生下相貌怪異的寶寶,香港因為融合而誕下港珠澳大橋、高鐵、蓮塘口岸、邊境購物城……

你看看那些爬在小妹身體上的男人,又看看那些中港工程地盤裡的打椿機,他們的起伏不也散發著同樣的頻率;人類及機器的浪叫聲不也同樣難聽;他們不也同樣的力有不逮,雄風不長,上螺絲也不達標。戲裡戲外的交合,畫面是同樣衝撃,也同樣要人倒胃口。

如果說小妹是因為深不見底的性慾而不斷被蹂躪;香港也何嘗不是因為嗜財成性的貪慾、好傻好天真的政治潔癖、說了當做了的關鍵一席,而不斷被蹂躪。電影最後一場,畫面褪成黑白,只剩小妹拿著一塊布上的紅色,遙遙經過剛剛建好的港珠澳大橋,朝著大灣區尋找下一宗生意,意思不言而喻。

「三夫」劇照。

老三是 3 個丈夫裡最年輕的一個,長得特別像朱凱廸,由一開始極力反對兩個老人推小妹出去賣淫,到後來也加入了他們,積極地在大澳和避風塘裡問人要不要做生意,變化很大,卻是不少年輕抗爭者,隨著成長和稜角被消磨而要面對的寫照。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把時事課題和社會氣氛符號化,借題發揮,基本上已經是果導近年的作品標記。有人會說這種隱喻一點也不隱,基本上是白描了,不夠高深又不夠深入。然而不是每一部電影也需要有艱深得難以解讀的隱喻才叫好,果導低成本又似打遊撃的電影製作方式,恰恰擔當著以電影來即時回應社會的定位,他的獨立製作比傳統工業來得快,就像每天登報的政治漫畫,是冷嘲熱諷,是寓意淺白,可也是大家懂得笑的一種情緒反映。這種創作模式是應該存在,也必要存在。

「三夫」劇照。

小成本可能粗糙,然而粗糙也不一定是美感欠奉。陳果的鏡頭操作很具巧思,例如電影中再三出現的醉酒灣避風塘、烏煙瘴氣的漁船群、轟轟而過的機場快線,在對岸閃閃發亮的青衣城,這種平常經過也不想多望一眼的橋底景色,在陳果的構圖中居然揮發出一種異色的電影感。

在漁船上賣淫、亂倫、下體塞魚、甚至拳交或群交,這種喪盡天良的壞品味其實在港片中並非破天荒,比如李華月的「血戀」,或一部傳說中的「艇妹」也有類似的獵奇設計。「盡皆過火,盡是癲狂」本來就是港片標記,只是港片近年不景氣,此類神經質的電影幾近絕跡,陳果突然復刻一部劍走偏鋒的「妓女三部曲」最終章,大家才會有一種久違了的譁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