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還願」看防火長城的數碼文字獄

A+A-
遊戲「還願」符咒上的印章,用篆體寫著「習近平小熊維尼」,兩旁有疑似辱罵的諧音字句;圖為遊戲畫面。

最近因為「返校」而出名的赤燭遊戲工作室,推出了以迷信為主題的新作「還願」,因為被發現場景有一張寫了「習近平小熊維尼」的符咒,中國方面的玩者鞭撻留下大量負評,並被迫下架。

同類的事情在遊戲界經常有發生,在中國,玩者洗負評是不需要道理的。例如有英文遊戲,單純因為沒有中文版,就被人洗了一堆負評。即使是沒有資源做中文化的小工作室,也不會得到任何體諒,一句沒中文版就代表遊戲開發者「對中國人沒有誠意」,毫不猶疑的負評下去。

只要你有長期留意,你會發覺事情的發展模式幾乎是相同的。首先遊戲因為其內容或廠商的行銷,而得到大家好評,之後突然有人挑出遊戲內容一小部分,他們認為可能有問題的東西。

跟著誅心論就會浮面,例如沒有中文化是沒有誠意,習近平是小熊維尼就是搞臺灣獨立,再在遊戲其他部分不斷找東西附會這種說法,甚麼這個遊戲、這個謎題的數字就是影射六四,影射中國政府,影射中國人。

然後其他本來沒意見的玩者中散佈開去,就會同意誅心論,開始認同自己是被害者,出於義憤就跑去負評,在廠商底下大罵,退費,迫代理商下架。之後不免俗套的,又有少數人出來為遊戲辯護,說開發者根本沒辱華與政治意圖,然後瞬間被負評淹沒。最後再有人出來感嘆,這樣中國的遊戲審批又會變得更嚴厲了,都是那些立心不良的外國人連累我們的。

誅心的人認為開發遊戲的人立心不良,勸架的人認為開發遊戲的人要去中國就要自重不要踩界,辯護的人就認為開發遊戲的人其實沒有立心不良。看似大家各執一詞,可是共識還是有的,那就是創作者有沒有自由表達主張的權利?大家都一致認為是沒有,不需要討論。

「還願」遊戲畫面。

這是沒有客觀標準的,只要有人找到一個理由可以誅心,事情都會立即成立,為何這麼容易觸犯底線?因為那條底線本來就可以隨便向前推進,而其他參與起鬨的人,得手就一齊來,不得手也不會有代價,只是散去再等下一次機會起鬨而已。

讓創作者人人自危的世界,是由硬性擋住你的防火長城與審查,隨機爆發的炎上文字獄,以及接受這兩者去勸受害者讓步的鄉愿者組成的。真的能分開經濟政治的人,本來就能超脫立場地欣賞別人的東西,就像成龍的政治主張很多時惹人爭議,但他的電影,特別是早期的很好看,是客觀的成就。

但只是少數人如此,熱衷於製造文字獄的人恐怕是更多。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就要明白分開兩者需要的修養,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這是每個創作者都要面對的問題,終究你其實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愈來愈接受他,在開新專案時,因為害怕越位,自我審查到縮回自己的龍門處,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最終因為愈來愈依賴,你的成功只會導致你得面對政治上的要求,可能你要在你官網上寫他要的說話,可能是要放出用戶資料。至於良心與尊嚴?想都別想。當別人拿你員工的生計,商業夥伴的關係與股東的利益作威脅時,把良心與尊嚴拿去銀行兌成美金似乎是做不到的。

否則,你該早日放棄了那個市場,自謀生路。在一個用錢去衡量成就的社會當中,刻苦經營,不時被人嘲笑你不識時務,不過也許你夠堅強碰著運氣,而找到了你的新大陸。

創作者理想的世界,最好當然是既能表現自我的真意,又能名利雙收,可是我們明顯不是處於這樣的世界,那你就只能兩者取一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