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Monday】只靠地面交通工具,從瑞士遊到悉尼

A+A-
Giulia Fontana 和 Lorenz Keysser 在柏林準備啟程。 圖片來源:Giulia Fontana/Lorenz Keysser/ETH Zurich
他們經過莫斯科紅場時,拍照做紀念。 圖片來源:Giulia Fontana/Lorenz Keysser/ETH Zurich

比起行動力,有時候更重要的是秉持一份信念。而這份信念,又會為別人播下種子。接受德國廣播公司「德國之聲」採訪的 Lorenz Keysser 和 Giulia Fontana,憑過人毅力,只靠地面交通工具,從瑞士去到悉尼,只為了減少地球廢氣。他們是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 Zurich)環境科學系的學生,對環保課題有深入了解,因此以身作則,不吃肉、不駕車。3 年前,他們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有 60% 的溫室氣體來自航空。他們認為飛機排放過多的溫室氣體,於是加入了由學者發起的「拒絕飛行(No Fly Climate Sci)」運動。

從西伯利亞到蒙古邊境,一路都是一望無際的青蔥草原。 圖片來源:Giulia Fontana/Lorenz Keysser/ETH Zurich

無論是探望家人或旅行,甚至 Keysser 後來到英國列斯大學深造,他們都堅守信念,不搭飛機,只坐火車。直到當 Fontana 的好友邀請她到悉尼做伴娘時,她才陷入困境中。

直到他們發現可以用貨船渡海,整個計劃才變得明朗。縱使那意味著,兩人必須用幾乎一年的時間去長途跋涉,飄洋過海。Keysser 回憶:「那時我們才意識到,這項計劃真的能夠實現。」上年 6 月,他們在柏林會合,開始橫跨歐亞大陸的旅程,從德國到中國,途經波蘭、白俄羅斯、莫斯科和蒙古。他們甚至額外到訪莫斯科紅場和中國嶗山等地。最後,他們到達青島港口,搭上前往布里斯本的貨船。

到達青島後,他們坐上前往布里斯班的貨船。 圖片來源:Giulia Fontana/Lorenz Keysser/ETH Zurich

Fontana 說:「在貨船的旅程最難忘。和船員做朋友、參觀機房、用六分儀定位星星、慶生、在廚房幫忙、唱 K 等等。」有一次,他們在火車遇到一班士兵。「他們非常積極,跟我們討論俄羅斯的政治。」走前,士兵們送上小禮物,包括咖啡、巧克力,甚至罐頭肉。另一次,因為他們是素食者,中國餐廳老闆甚至直接帶他們到廚房,打開雪櫃示意他們自行選擇食材。

終點港口旁是飛機場,看著飛機起飛降落,Keysser 說:「好像被人在臉上打了一拳 —— 一天就可以抵達的旅程,何必大費周章。」況且整個旅程,加上船票和簽證,需要近 4,000 歐元(約 3.5 萬港元)。但他們計算整個旅途排放的二氧化碳,只有 370 公斤。相對地,根據德國非營利機構 Atmosfair 計算,一趟飛機的廢氣有 5.2 公噸之多。

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坐飛機的奢侈,世上仍有 80% 的人從未坐過飛機。整趟旅途下來,他們也感到非常慶幸,皆因能夠暢通穿梭各個草原和邊界並非必然,是自己的種族、國籍、能力、性取向、階層等因素所提供的自由和安全。

雖然這個方法不會成為「新的常態」,但他們相信,通過旅程中的交流,可以感染或影響他人,使他人嘗試,或意識到在環保課題上,自己是否可以做得更多。Fontana 說:「我們是少數人,但我感覺到,人們也開始考慮這種旅行方式。」參加婚禮後,他們又為歸家的旅程做準備。這次,他們打算乘搭貨船到日本,用另一條路線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