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石之海」—— 空條徐倫的時尚圖鑑

A+A-
漫畫「JOJO 的奇妙冒險.石之海」封面(局部)。

承接上週的開場白,接下來繼續談 JOJO 的第 6 部作品「石之海」。

這一部從「週刊少年 JUMP」2000 年 1 月號開始連載的作品,名副其實是千禧新世代之作(為了趕上新作連載時間,上一部「黃金之風」的結局篇是明顯地匆忙收筆)。而且,有別於過去幾代的時空背景,故事以 2011 年的未來世界為視點,舞台從意大利搬到美國,故事主角則換成第 3 部 JOJO 繼承者空條承太郎的女兒,空條徐倫。

由於「石之海」是以美國監獄為主要場景,作者荒木飛呂彥還表示自己親身去過佛羅里達監獄取材。其實,連這一部的畫風亦變得相當美式,似是 Marvel 或 DC 等超級英雄美漫,多於同期在「週刊少年 JUMP」連載的其他日式熱血漫畫。而空條徐倫這個接近雌雄莫辨的女性角色,放諸日本漫畫界主流那種軟呼呼的萌系、色氣、可愛風,她卻有著輪廓分明的厚唇、濃眉,體格粗獷,兼且奇裝異服,跟其他大眼尖面、長腿巨乳的刻板日系女角,形象可謂徹底不同。

有別於其他日本漫畫的可愛風格,「石之海」女主角空條徐倫輪廓分明、厚唇、濃眉、體格粗獷,並身穿奇裝異服;圖為漫畫封面(局部)。

相對於故事傳統的第 1、2 部,強調男兒硬派本色的第 3、4、5 部,以及重新復刻了一些初期設定的第 7 部,誕於千禧年、夾在前後兩個世代之間的第 6 部「石之海」,坦白說,本身並不是太適合初次接觸「JOJO 的奇妙冒險」系列的讀者。較為實驗性的故事題材,亦牽涉到一些時空逆轉和世界滅亡的邪說,跟劇情走向簡潔的少年漫畫相比,它缺乏了明確的主線劇情。但最大問題是,從第 3 部啟用的「替身」能力設定,早已成為 JOJO 往後多年的主要元素。來到第 6 部,甚至「替身」能力的解說和應用,本身就是故事的主軸。

從整個 JOJO 系譜來說,這一部顯得好壞參半,既將舊有的故事設定玩到極致,但同時,都顯得有些走火入魔。部分角色的「替身」能力十分刁鑽,事實上,就連作者的分鏡、角色的肢體屈曲程度,都變得相當複雜,有時需要重新翻看好幾次,才明白這幾頁發生了甚麼事。不熟悉作者畫風和故事設定的讀者,相信會看得一頭霧水。

而跟之前幾代一樣,「石之海」的角色設定時裝感十足,後來很多人都有提過。荒木飛呂彥摒棄了日本少年漫畫的主流風格,而是從時裝周的天橋服飾上取得角色設定靈感,人物肢體動作和衣著裝扮都有著濃厚的時裝展味道。另一方面,作者一直將不少個人喜好放進作品之中,除了衣著打扮,可堪玩味的還包括一眾「替身」的名字。從第 3 部開始出現的「替身」,一般都取名自荒木飛呂彥喜歡的音樂家和唱片專輯。例如第 4 部主角東方仗助的「瘋狂鑽石(Crazy Diamond)」,便取自著名英國搖滾樂團 Pink Floyd 的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第 5 部主角喬巴拿的「黃金體驗(Gold Experience)」,則借用了著名歌手 Prince 發表於 1995 年的同名專輯,而事實上,第 5 部本身就是 1995 年開始連載的。至於喬巴拿同隊好友米斯達的替身能力「性感手槍(Sex Pistols)」,應該不用多作介紹,是英國 70 年代的龐克天團。

來到第 6 部,大名鼎鼎的「替身」包括了取自 Bob Dylan 的「行星波動(Planet Waves)」,Queen 的「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喔對了,還有一個「替身」傀儡,名字居然就是大提琴家馬友友的日文拼音。荒木飛呂彥的音樂涉獵面,似乎深不見底。

「石之海」的角色設定時裝感十足,當中更有不少角色的名字,都是來自殿堂級設計師及旗下時裝品牌,其角色卻在漫畫中大玩反差感;圖為漫畫封面(局部)。

除此之外,第 6 部這個發生在女子監獄的故事,亦儼然是荒木飛呂彥的時尚圖鑑。因為當中不少角色的名字,都是來自殿堂級設計師及旗下時裝品牌。但當然,並不是純粹的搬字過紙,有時那種故意的反差,實在令人看得翻白眼。譬如說,Vivienne Westwood 是個猥瑣獄卒;Kenzo 是個懂得風水和耍太極的老伯。而故事一開始那個陰險的狙擊手,就是當時掌管 Dior 而且惡名昭彰的 John Galliano;而後來出現那個不斷自殺尋死的奇怪男子,就是 Alexander Mcqueen(而 Mcqueen 確實是在故事連載之後 7 年自殺身亡,都市傳聞駐顏有術的荒木飛呂彥其實是未來人,此為佐證之一)。

至於這個故事的大反派普奇神父,英名全名是 Enrico Pucci,熟悉時裝的朋友應該笑了,是兩位意大利時裝設計師 Enrico Coveri 和 Emilio Pucci 的混合體;而待在女主角空條徐倫身邊、奢華艷麗的 Anna Sui 是個變態的癡情男子漢;Hermes 是個做了豐胸手術又一直說自己很窮的下流女囚。作者對品牌的喜惡奇想,某程度上完全反映在這些角色形象和取名的小細節之中。

不過,故事之中,印象最深還要數到 Prada 家族著名設計師 Miuccia Prada 的個人品牌 Miu Miu。順帶一提,其「替身」能力「惡魔枷鎖(Jail House Lock)」是偷龍轉鳳自「貓王」Elvis Presley 的名曲 Jailhouse Rock。倒不曉得作者是不是特別喜歡 Miu Miu,但這個角色至今是我心目中的 JOJO 頭 10 位「替身」能力設定。簡單來說,「惡魔枷鎖」的設計,就是「丟三落四」:讓對方只能記住 3 件事,一旦出現第 4 件事,就會忘記之前其中 1 件事,從而形成一個金魚被困在魚缸裡的無限失憶輪迴。例如跟 A 見面(1),要提防 B 騙你(2),去 C 這個地方(3),就到了記憶的上限。但突然出現第 4 件事,例如遇見 B,記住了對方的長相(4),可能就不記得要提防 B(2);記住 B 逃跑的方向追過去(4),又不記得最初目的是要跟 A 見面(1)。

相信這個人設都是作者的得意之作,因為 Miu Miu 這個嘍囉小角色的出場,居然佔去不少篇幅。空條徐倫嘗試用筆、甚至用線(是她自己的「替身」能力,因為筆跡會被抹走)在手臂、肚皮、大腿等當眼位置寫上提示字眼,弄得全身都是文字刺青。但顧得左手提示,又忘記了右手,看到大腿,又忘記了手肘。總之是一個非常有趣和燒腦的人物設定。

後來再想,這個情節可能是作者看過 2001 年基斯杜化路蘭的電影「凶心人(Memento)」有感而發。不過,這個篇章收結得頗為馬虎,Miu Miu 畢竟是個不爭氣的嘍囉,只是將這個可以玩得出神入化的「替身」應用在數量認知上。即是說,被 4 個人追殺,你一直只會數到第 3 個人,數到第 4 個人,就會不記得之前其中一個,所以永遠看不見第 4 個追殺自己的人,無法提防第 4 粒子彈。這無疑是應用得太過簡單了,亦相信跟「石之海」的每週連載,準備時間不太充裕有關。

其實,在第 6 部,作者野心變得更大,無奈不夠時間應付太多角色設定和複雜的「替身」能力構想,弊端已見明顯。荒木飛呂彥從來慢熱,擁有足夠時間摸索的話,他可以玩得超乎想像,延伸出更多千奇百趣的應用方法。例如這一代女主角空條徐倫的「替身」能力「石之自由(Stone Free)」,玩法多端應是歷代之冠。能力本身只是將她的肉體,變成一條可以自由延伸的線,在一開始只用來傳聲,然後可以開鎖探物,繼而將線變成編織技術,由線變成網,甚至成為一件自動避彈衣。

不過,「石之海」亦是最後一部週刊式連載的 JOJO,第 7 部「飆馬野郎」在連載中途,便移師至「ULTRA JUMP」作月刊式連載,亦進入了荒木飛呂彥的下一創作階段,畫得更慢,篇幅更長,世界觀更加宏大。下週再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