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幽默可以救港嗎?

A+A-

香港人,又一個徹夜無眠的晚上。

比起電影更荒謬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昨日荷槍實彈對著心口,中五生同步應聲倒地,整個香港都心碎了,不停在網上看看看,重複的片段,一刀一刀插進心裡。我發現自己心跳得很快,經已是一整天的事了,頭髮開始變油,嘴唇開始發乾,我坐下來,喝了很多很多水,打開電腦,播些音樂,身體還是沒有反應,超過 100 日了,在香港,天天緊繃。

上一次認真地輕鬆一下,幸好也不是很遠的事,上個星期在倫敦,主要去上一個 3 日的課程。倫敦的天氣非常好,幾乎有點太好了,塗了防曬還是曬黑。因為要給自己休息,所以盡量少看社交媒體,果然面部也放鬆了一點,皮膚也變好了。倫敦像香港一樣,老實說也是充滿了匆匆忙忙的城市人,但是無論如何,歐洲的節奏和香港還是有一段距離,人們還是很喜歡聊天、說笑。

不知道我的樣子是否太搞笑,經常都會有一些幽默的對話,在此分享一下,或許現在你笑不出,但是回頭一想,如果世界上連幽默感也沒有了,應該是末日了吧,希望有一天,我們香港人會盡情大笑。

1.

Wellcome Collection 博物館,地下一層整裝中,我問保安,「請問有展覽嗎?」「有,但是你要買票,那邊請。」說時毫無表情,我心想,明明之前來,都是免費展覽的,還是現在有特展,所以要收費?「哈哈,講笑咋,直接入去啦。」保安逕自奸笑。我們也無可奈何地爆笑。

2.

我和朋友在 10 Heddon Street 吃過晚飯,意猶未盡,走過去 Hawksmoor 吃甜品,他們家的 Sticky Toffee Pudding 好吃極了,進場時我跟侍應稍為寒暄,我說:「你好,我們來吃甜品可以嗎?」他:「有冇搞錯啊,星期五晚你淨係食甜品?唔飲酒嗎?」我知道他是說笑,七情上面,我當然配合一下,「唔得咩,我叫埋茶添啊~」及後我們二人繼續上演互相攻擊的戲碼,我用手指打圈,示意埋單,他送上蠟筆,扮晒野咁,「你不是要畫畫嗎?」幸好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咁你又唔攞紙來?Give me the bloody bill!」大家笑翻了。

我笑笑地問他,為甚麼要「針對」我,他反而認真回答起來:「你笑咪咪走進來,又知道自己想吃甚麼,我們最喜歡這種客戶了,而且我很喜歡我的工作呢。」

3.

Flor 餐廳,我和朋友不斷用相機拍照,其實侍應沒有怎麼理我們,不過我通常會率先用幽默來調劑一下,我說:「唔好意思,我們在比賽攝影。」本來 poker face 侍應,大笑起來,「那我來做評判吧!」原本餐廳和侍應有可能不讓我拍照,或者眼望望,但現在就成為了一件可愛的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