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阿基拉 —— 一朝得志為何語無倫次?

A+A-
鐵雄咸魚翻身,結果變成了自大狂;圖為「阿基拉」劇照。

弱者變強有兩種主流方式,一種是努力苦練,穩紮穩打,那些講格鬥或者體育的作品多數是此類;另一種是一朝得志,語無倫次,「阿基拉」就是這類。

主角鐵雄是個長期被人鄙視的弱者,因為在這場 2019 年的大動亂中,在抗爭者對抗政府引致的連鎖失誤下,他機緣巧合成為了受益者,突然得到了超能力,力量暴增,咸魚翻身,結果變成了自大狂。也因為他突然強大了,所以一堆跟他類似的弱者,就以為他是救世主而跟隨他,把他變得更加狂妄,以為自己神聖不可侵犯,犯我天威者雖遠必誅,最終被輕易得到的力量反噬,毀了城市毀了自己也毀了跟隨者。

阿基拉的鐵雄,基本上就是叮噹裡的大雄。大雄是個看起來弱小善良,沒有野心的弱者,得到了來自未來的道具後,就開始濫用,到處闖禍甚至壓迫他人,最後自食其果。看,是否很相像?

兩個角色本質上是相似的,這是巧合嗎?不是,因為他們都反映了東方社會的真正精神面貌。我們的教育從不鼓勵我們主動去掌握權力,勇敢地去改變任何事,接受改變與成長,反而鼓勵我們安分守己,安於現狀。也就是所謂的沒有執政意志,沒有野心。鐵雄和大雄,都是沒有野心的人。

野心聽起來是壞東西。我們總以為,沒甚麼野心,安分守己是一件好事。某程度上也不是錯的,一個人沒有野心的話,自然不會想要太多東西,看起來就會人畜無害。這樣的思想,形成了很多像大雄或者鐵雄這樣的人,雖然一輩子沒甚麼成就,但也沒想過要有甚麼成就,看起來沒甚麼問題。

沒有野心,使他們沒有想過要獲得力量,所以他們也沒想過力量的價值,以及怎樣才能好好運用自己的力量,結果就承受不了任何突如其來的成功。只因為當弱者是不用負責任的,當強者卻必須負責,當他們抱著弱者的心理得到強者的力量,就會變成一個不負責任的強者,跟兒童拿著手槍亂射沒甚麼分別。

當你理解這點後,就會知道為何有些人突然中了彩票反而破產,繼承遺產反而流落街頭,有機會當立法會主席反而自己放棄,只因為他們長期自居弱者,無心變強,對於成功毫無準備。那時來運到時,不僅沒有受惠,反而被運氣害死。

沒有野心的人,根本就從沒為得志準備過,不慎得志後,當然想不到下一步該怎樣做,當你也搞不清楚自己下一步該做甚麼時,自然是語無倫次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