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梓誦:This is the Police 2 —— 令人失望的警察組織

A+A-
遊戲將警員還原成一群充滿個人問題的個體;圖為遊戲截圖。

單看遊戲畫面,This is the Police 2 或許會教人想起高安兄弟的「雪花高離奇命案」(Fargo)。風格化的 low poly 插圖,呈現出雪地小鎮平和表象下的警匪衝突,但比起電影作品的荒誕,遊戲更用心經營的,似乎是沉悶的感覺。

This is the Police 2 是一款警察經營管理器,玩家扮演警察局長杰克,對著一幅城鎮地圖,決定如何調派值班警員,處理市內發生的罪案。遊戲中的任務主要分為三種模式,包括市內任務、案件調查及執行攻堅行動。市內任務只需調派警員,到場決定處理方法,案件調查則需要長期搜證、推理,重組案情,而第二集新增的回合制戰略行動,則以 XCOM 系列的戰棋形式進行,玩家操控警員進攻,搗破幫派的各個據點。三者同樣以警員調派為主軸,比起聚焦於前線駁火的驚險場面,遊戲更是著力呈現警察組織後勤和支援的部分,將人力資源不敷應用設為主要機制。視乎每日表現,玩家就能得到用作貨幣的啤酒罐拉環,從而添置裝備,補充成員。

比起主流遊戲中衝鋒陷陣的形象,玩家對 This is the Police 中的警員大抵都會有一種評價:這群人真的都是廢物。玩家調派警員處理任務時,他們偶爾會提出反抗,要不拒絕與女性或黑人警員搭擋,要不情願留在警局打牌。決定翌日值勤名單時,也會提出各種藉口,拒絕上班,甚至詐病,要求上司替自己處理私務…… 種種跡象都將警員還原成一群充滿個人問題的個體,無論判斷警員能力值的「專業指數」升得多高,他們的性格缺陷也不會消失。沉悶的警務工作,襯托出警員的集體無能。

實際上,遊戲將所有的暴烈都留給過場動畫,當中不乏各種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借警察程序行使暴力、肆意取用裝備的畫面。每天開始及終結時,遊戲就會以略嫌冗長的過場動畫,推進主線劇情。遊戲第一集,主角杰克因與黑幫勾結,被迫潛逃至續作的雪地小鎮,伺機洗清惡名,卻誤打誤撞被逮至警局,恰巧警局的女警長新官上任,無法服眾,只好拜託主角協助管理警局。在這種情況下,杰克剛烈強硬的性格,被視為重整警局的重要力量。由此導出的看法則是,警察組織確有問題,但只要由正直、強勢、值得尊敬的人物帶領,就能好好運作下去,卻從未批判整個警隊架構內在的結構問題。隨着遊戲發展下去,杰克也確實逐步沉淪,收編警員,形同成立了一支私人部隊,濫權日益嚴重。

This is the Police 2 中,玩家扮演警察局長杰克,管理警隊,分派人手處理市內發生的罪案事件;圖為遊戲截圖。

This is the Police 的第一集中,遊戲的權力關係體現在警長杰克和市長的拉扯之間,經常需要分薄警力,滿足市長的荒謬要求(比如,必須派駐警員到年度薯條競食大賽中站崗)。玩家依從市長的要求,往往就會缺乏人員維持市面治安,造成傷亡,而拒絕市長的要求,市長則會縮減警局開支,間接削減警員數目。來到第二集,杰克再無上級,抗衡對象變為下屬,如何使他們對自己的命令毫不懷疑,絕對服從,就成了遊戲的母題。這也是遊戲中實質機制和過場動畫分道揚鑣的位置,動畫中的下屬違背命令,挑戰上級,就會換來一陣毒打,但在實際的遊戲操作上,下屬卻依然會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拒絕執勤。當遊戲機制繼續聚焦於警員個體的麻煩本性,過場動畫則以手下的盲從為主題,敘述杰克再無他人阻礙,肆意濫權的沉淪之路。

遊戲推出後,玩家的評價呈現兩極。有些玩家質疑,為何在這款遊戲中,警察必然以權謀私、貪贓枉法,才能進展下去?前作備受鍾愛、為世所迫的杰克,今集為何淪落至此?我們為何無權選擇角色發展的路向,左右結局?另一些玩家則批評,在警察問題如此猖獗的當下,遊戲顯然並未盡其批判現況的責任:只要局長為人正直就能制衡警權、派出愈多警員情況就能受到控制、攜帶警棍電槍等裝備就能處理一切突發情況…… 對這些潛在規範的默認,統統是對警察組織行使制度暴力的忽視。也許,這兩種批評的路向,最終都顯現了玩家的期望落差,This is the Police 如同其名,正正以遊戲的方式攤展出令人失望之處,一個理想的警隊該當如何,應否存在,總是必須一再追問下去的問題。

警員到場調查事件,常會發生各種變卦。玩家需按照派遣警員的專長及裝備,決定採取甚麼行動,緝捕疑犯;圖為遊戲截圖。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文藝評論雜誌「Sample 樣本」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