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澳洲,你好嗎?

A+A-
澳洲大部分的城市及近郊地區,其實都沒有山火的痕跡。

袋鼠燒焦、樹熊四處求水、山火處處,一幅一幅澳洲災難式的照片,#PrayForAustralia 傳遍全球,連我這樣粗神經的人,也不禁問一問主辦單位,這個星期還要去澳洲嗎?

是的,無論過往一星期看過多少傷心的照片,讀過多少關於山火以及空氣污染的文章,這個星期,我還是如期向澳洲出發了。出發之前,親朋好友都很擔心,著我一定要戴口罩,避開山火等等。

在墨爾本城市內,完全沒有山火的痕跡,當地人也照樣喝酒行街,就算去 Yarra Valley、Daylesford 等近郊地方,幾乎都是藍天白雲。執筆之時,人在澳洲昆士蘭省的 Cairns,更加有點像身處馬來西亞,NASA 那幅燒得火熱的澳洲地圖,在哪裡呢?

好些圖片看起來,都讓人覺得山火在焚燒整個澳洲,但事實上,火災並不是同一時間發生的,只是於同一個地圖內,顯示出所有曾經或現在發生的山火,看起來就十分嚴重;其實當中大部分地方都遠離民居幾十、甚至數百公里。最受影響當然是可愛的樹熊和袋鼠,但是去旅遊或者工作的話,只要避開災區,便不會受到影響。澳洲其實很大,如果把所有地方組合起來,幾乎和中國一樣,要避開山火並不難。或許就像別人看香港一樣吧,傳媒誇大、社交媒體推波助瀾,讓人以為香港已經淪陷,天天打仗一樣。事實上很多人還是照樣吃喝玩樂,這條街施放催淚彈,另一條街卻還是聲色犬馬。

位於 Cairns 的水族館。

我跟當地的朋友聊天,他們雖然難過,卻沒有我們想像中傷心,「其實年年都燒,不過今年嚴重一點。」何以今年會更加嚴重呢?當然和氣候暖化、澳洲政府不理民意,開採煤礦引致山火有關。澳洲人幾乎是我遇過最先進、最環保、最能夠將可持續發展放進生活每一個角落的民族,可是即使人們覺醒了,政府卻只為金錢,不理大自然死活,將世界上最後一個自然淨土,慢慢推進深淵。

原住民導遊 Juan 學識豐富,分享了很多關於大自然的知識。

我在 Cairns 的水族館,大概聽導遊說了 10 次這種魚,那種動物,這種植物,都因為氣候暖化和人類的自私而逐漸消失;去到 Mossman,我跟著原住民導遊 Juan,在 Daintree 國家公園學習熱帶雨林中的生存技巧。他學識豐富而且講解生動有趣,隨時都可以說明每種植物的藥用效果、生活常識、如何烹調等知識,讓人感覺到大自然的奧妙。同行的朋友都覺得自己很無知,對自然生活一竅不通。臨走之前,我留意到國家公園幾乎沒有動物,為甚麼呢?原來早在 4、50 年前,澳洲政府和當地的發展商看見蔗糖生意有利可圖,結果一舉鏟去 3 分 1 個熱帶雨林用以植糖。當時收入的確不錯,但後來製糖業逐漸式微,如今更加不值一提。被夷平的熱帶雨林則無法重生,動物和昆蟲也因為懼怕人類而遠遠逃離。

是不是要到最後一棵樹倒下,最後一條魚也沒有,我們才明白金錢不能買到大自然呢?作為遊人,有沒有甚麼可以做?從今天起自己帶牙刷出門吧。小小的一個動作,只要人人都做,世界上便少了幾十萬支膠牙刷;帶自己的水壺、餐具,嘗試不在飛機上使用即棄物品,積少成多,一年下來,你會為自己感到驕傲,也不用眼白白看著可愛的樹熊被燒得體無完膚,然後覺得無能為力。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