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東出昌大的啟示

A+A-
日本男星東出昌大近日被爆出婚外情,其外遇對象為曾合作主演「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的女主角唐田英里佳;圖為劇照。

誤以為新的一年運勢逆轉,悲涼秋風會變得春光明媚,果然都是想得太美好。一月尚未過去,壞事情已接踵而來,時隔十多年,致命肺炎重臨香港,沙士事件歷歷在目,時勢紛亂之中更顯得諸事動盪。關口不封,見盡政府昏庸自私,應急口罩全城盲搶,見盡人性醜惡。不拜年不出門躲在家裡休息幾天,凌晨時分居然也傳來高比拜仁意外喪生的噩耗。球迷固然心碎,人在香港,置身疫症蔓延時,更是輾轉反側,只覺福禍無常,倍感無限唏噓。

農曆新年喜慶氣氛全無,一覺醒來,還好像特別寒冷,可能是因為街上人影凋零,眾人的眼神都有點空洞避忌,怕碰上視線都會受感染。壞事情來得太多,近期相對比較 Juicy 一點沒那麼壞的「壞消息」,應該是日本著名男演員東出昌大鬧出婚外情,過去多年努力經營的早婚、顧家、無緋聞,用心工作賺錢的好爸爸好男人形象,就跟北京過年前聲稱武漢疫情「絕對安全受控」一樣,一夜之間完全粉碎。

倒不意外,昔日完美好爸的偷食對象,就是跟他一起主演過「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的女主角唐田英里佳。編輯小妹 A 感嘆,唐田英里佳果然是個絕美得引人犯罪的危險女人。當然,素來不喜歡東出昌大的 S 對此嗤之以鼻,據她形容,一看就知道東出昌大是個恃著長得好看風流成性的賤男。如此說來,「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真是選對了天作之合,記得戲中唐田英里佳飾演一個屢次變心,去了又來的漂亮女友,東出昌大則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生活放蕩、說愛就愛的浪子;另一個是純情簡樸,踏實過活的顧家男子,完全就是東出昌大現實中的一體兩面。當然,男女主角戲假情真,暗生情愫,最大受害者都是妻子渡邊杏。

而對日劇來說,壞影響多少都有一些。近年被譽為氣質女神(我則覺得演技一般)的唐田英里佳,拍完「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後,才剛開始進軍日劇,本來在伊藤英明主演的新劇「請別在病房裡誦經(病室で念仏を唱えないでください)」中飾演一小配角,然而,第一集稍為亮相之後,由於醜聞影響,便被劇組踢走,後面的戲份已被重新剪接刪去,相信編輯小妹 A 往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不會在日劇看見她的瓜子臉。

東出昌大今季主演新劇「刑警與檢察官」,但受醜聞影響,使他的曝光率大減,劇集宣傳活動亦大多取消;圖為劇照。

至於東出昌大,其實今季亦有主演新劇「刑警與檢察官(ケイジとケンジ)」。但婚外情東窗事發之後,各大平台已迅速抽起由他代言的廣告,劇集宣傳活動亦大多取消,相信低調播完就算。受此拖累的苦主,包括同劇另一男主角桐谷健太,以及劇中被東出昌大拼命追求的女主角比嘉愛未。在「刑警與檢察官」中飾演年輕檢察官的東出昌大,人設一如他在「信用欺詐師」的「少爺仔」角色,聰明卻又單純,俊朗而有點傻氣,單戀著比嘉愛未飾演的事務官,示愛方式笨拙滑稽。想來就顯得作狀了,現實中精於一體兩面的東出昌大,當然不是那麼老實的人(希望比嘉愛未沒有真的被東出昌大追到手,再三介入這宗婚外情)。

東出昌大東窗事發,婚姻亮起紅燈,有傳已跟妻子分居,演藝事業可能全毁。若然如此,「信用欺詐師」鐵三角不齊腳,都未必可以開拍續集,苦主還包括我親愛的達子(長澤正美)。

說了些很 Juicy 很娛樂版面的消息,似很離地,人家婚外情與你何干,危城動盪之中怎麼還能夠關心這些花邊新聞呢?無辦法了,面對致命的新型病毒,求醫都未必有用,只能祈求自己不要中招。香港人怎麼會生活得這麼艱辛,物阜民豐卻淪落到連搶一盒口罩都困難重重?打開手機,見到哪裡有人確診,哪裡有人兜售二手口罩,哪裡有人向醫護人員吐口水,我還是比較關心其他 NBA 球星如何悼念高比拜仁,以及東出昌大會否比香港人行先一步,就此玩完。

那正經一點去說好了。日本社會一向禮教大防,跟香港和台灣國情不同。謝和弦背妻偷食,可以繼續開演唱會;許志安變成壞掉的人,再過一年半載還有可能找到機會復出。然而,日本社會對明星和知名人士的道德要求特別高,莫說東出昌大被踢爆婚外情,‪即使只是一時‬失言或被報刊雜誌拍下私生活不檢點,都要公開謝罪,嚴重的道德過失多數即時死亡。而且,個人形象破產,演藝事業要在日本國內「翻生」也極不容易。

儘管社會逐漸有聲音,認為偶像明星出軌偷食都只是個人私事,在情慾自主的前提下,有第三者、離婚等等,都是個人選擇,不需要向外人交代。但日本演藝圈就是那麼明確要求公眾人物絕對形象清白,當然這又可以理解成娛樂公司對旗下藝人的嚴苛掌控,讓他們不會在成名之後不將其放在眼內,從而牢固他們的權力地位。

雖然很制度化,甚至有著極其黑暗的商業操作在內,但制度需要確保的,往往不是藝人的形象,而是制度本身的形象。日本藝人比紀律部隊還有紀律,比問責官員更加問責,目的就是要維持演藝圈的信譽。而當然,其出發點不是基於道德潔癖,而是沒有形象的話,任何賺錢的生意都會被摧毁。

制度崩壞,偏袒縱容,會變成甚麼德性?看今日一街冷清,逐漸顯得荒涼頹唐的‪‪香港就知道。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