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有本死亡筆記將嗰啲專制,無良,無能嘅死仆街正法,是否能對抗專制?

A+A-
動畫「死亡筆記」劇照。

在香港,不少人聲稱「如果他有本死亡筆記的話,就會將那些專制,無限,無能,濫權的人渣寫上去」,目標就是利用死亡筆記結束對方的生命,令其「渣都無得剩」,以達到維持正義,打倒專制的效果。

如果你有看原著,你就知道死亡筆記雖然方便,但最重要的使用條件,是「要知道目標的身份」。夜神月的方式,就是相信法院的審訊結果,在電視廣播犯人身份時將之殺死。而他們能做的其實也很像夜神月,就是只能針對公開身份的人物,比方說殖民地總督(香港稱之為「特首」),在傳媒上發言的官僚,死亡筆記會非常有效。

可惜的是,在政治中我們能看到檯面上的人,很多都僅是一個利益集團的代表,甚至只是演員。他們就是用來公開對公眾說話,被公眾愛戴與憎恨的。他們背後是一群無名有利的既得利益集團,可能是親信,可能是家族,可能是黨,可能是行業,代表們所做的一切,實際上都由這些人得利。

有人把演員或代表殺死了,他們對策就是推舉下一個。還記得幾年前,大部分人追求的是甚麼?「689 下台」,結果他真的下台了,然後情況有任何改善嗎?沒有,就是下一個更壞的,今天你再解決一人,也是同樣道理。因為這些代表或演員,是利益集體推出來的馬前卒,真正無良專制的那些人,是後面那群你看不到名字的人,只要他們有權有勢,這種高薪演員要多少個有多少個。

真正的力量不在他們手上,他們只是行使權力的代表。真正有權的人不站出來,只會推演員出來,如果演員會依他的意思做,那就是他的權力。當失誤(例如推某些法例)引起公憤要負責時,那個演員就會變成被憎恨和報復的對象,最終在適當時候被當成 condom,變成防火牆。然後再叫一些人出來,叫你把問題歸究於演員,然後把演員解決掉讓公眾洩憤,真正無良專制的人渣卻損失不大。

說穿了,死亡筆記不過是一支超強的狙擊槍,一個強大的暗殺工具。這還是可以防範的,就像原著一樣,只要用假名或者代號,死亡筆記就會被廢掉了,就像現實警察執勤時,也會隱藏身份號碼蒙面。可能是怕真的有死亡筆記吧?

那死亡筆記在對抗專制上,是否真的沒用呢?倒也不是,只是用法和想像可能不同。

「死亡筆記」中,使用者要知道目標的身份才能將對方寫上簿子;圖為動畫劇照。

其實形成專制力量的,比起上層,更多是中下層的小官僚。專制之所以形成,是因為有這一群願意聽令的人在行動,服從並執行上層的命令。反之,如果這些人因為恐懼被報復而不敢執行命令,或者陽奉陰違,那專制的力量就會消失,也就是直接令執行者恐懼執行命令。

只要他們覺得「執行有效被報復的恐懼」大於「執行無效被上層追究的恐懼」,專制就會被癱瘓,那就算背後的利益集團再換新的代表,也只是無兵司令。因為底下的人都不願意聽話了。結果,比起那些讓你看得到的專制無良的人,更多反而是底下那一大群看起來並非無良專制,卻「盡忠職守」的基層們,他們才是死亡筆記更有效的使用對象。

當他們知道「服從並執行專制命令」有可能會遭到死亡筆記的懲罰,「對抗命令」則可以自保時,就會讓所有人慢慢走向抗命,建立出一種新的秩序,這才是真正利用死亡筆記對抗專制的方法。

當然這樣擁有死亡筆記的人,就是另一個統治者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