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閃電出擊 5 ——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建制內反抗建制

A+A-
「閃電出擊」是一個射擊遊戲,在第 5 集,聯邦的戰機流落到太陽系,吸引了人類去進行逆向工程,將技術納為己用;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kirgeez/YouTube

相信大家都記得「閃電出擊(Thunder Force)」這名作,這個遊戲系列的特色,就是每集的進步幅度都很大,大到連玩法都有明顯的差別。從第 1 代到第 6 代,遊戲形式甚至從縱向射擊變成了橫向射擊。去到世嘉(Sega)推出第 4 集時爆紅,成為了一時的最佳射擊遊戲,另外其背景音樂也特別引人入勝,大家可以去聽聽看。

初期看起來,他的故事有點老掉牙,就是貌似民主的聯邦對抗帝國的故事。初期都在講貌似下跪姿勢的 ORN 帝國建立了要塞或戰艦去對付聯邦,而你就扮演聯邦的軍人,去破壞帝國的超級兵器。值得留意的是,聯邦和帝國都不是地球人,他們都是外星人,去到第 4 集為止,故事都沒甚麼特別,也跟地球關係不大。

但在第 5 集的故事完結後,聯邦的戰機流落到太陽系…… 對於聯邦而言,太陽系只是一個邊境落後鄉下星系,大概跟土人差不多。但對於地球人而言,就是一個有機會接觸先進外星戰鬥機的地方,於是便嘗試派出科學家去逆向工程,將那些外星技術變為己用。

為此,人類建立了超級人工智能電腦「Guardian」,這部電腦有強大的學習與演化能力,它成功將戰鬥機拆解和逆向工程後,使人類的科技突飛猛進,促進了一整個世代的技術進展。但隨著學習的過程和得到更多知識,人工智能終於覺醒,變得有自我意識。

看到這裡大家都猜到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吧?你會想像到是智能叛變,反叛人類,然後大舉攻擊地球。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這不也是一種老掉牙劇情嗎?表面上看是這樣,但事實上,是人工智能的系統被敵人騎劫了,把它反過來利用去攻擊人類。

所以嚴格來說,電腦沒有叛變,它只是沒法對抗系統訂下的命令而被迫執行。就像現實很多公務員一樣,他們可能對政府反感,但是在制度下,他們還是被迫聽政府指揮,執行命令甚至鎮壓傷害市民。公務員雖然是建制零件,但畢竟還是人類,作為機械的電腦就更加無法反抗。

去到遊戲的結局,你才發現,電腦的自我意識不僅沒有令它叛變,反而一直都忠於人類,可是它同時又被迫接受命令攻擊人類,那它要怎樣面對這種矛盾的情況?結果,它的做法是這樣的:執行命令,攻擊人類,可是盡可能地犯戰術錯誤,把部隊分開,而且分散成薄弱的防線,盡可能製造漏洞減少傷害,方便人類反擊。

直到遊戲結局,Guardian 留言表示已將敵人的部隊盡可能減少,將攻擊力大幅降低;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kirgeez/YouTube

最終人類勝利時,才發現這全是因為電腦一直在放水,也解釋了為何人類能憑少數戰機打破了防守,或者有時敵軍的佈陣那麼不合理又易於打破。

是的,遵守命令是規定,不能反抗,無可奈何。可是細節怎樣執行,是否要犯錯,或者是否要賣力做得最好,甚至是故意做得不好「放水」,「執行命令」與「反抗」並不衝突。怎樣在建制內反抗建制?這個 20 年前的遊戲故事早已寫了出來。連人工智能都懂,人類卻會說一堆藉口說自己只是執行命令推卸責任。

當年東德瓦解,審判一個射殺逃亡人士的公務員時,公務員也說自己只是受命行事,不能反抗命令,不應該要被怪責,最後的判決是:他固然不能反抗射擊的命令,射不射中卻是他自己可以選擇的。這道理是完全相同的。

人工智能尚且不會一句自己受命令就把人類往死裡打,現實的公職人員卻很多時因為一句命令而助紂為虐,作為生物,真的是機械都不如。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