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啟發「花木蘭」傳說的骸骨

A+A-
考古團隊於古蒙古墓地尋獲鮮卑女性骸骨。 圖片來源:Archaeological Conservancy/Twitter

還記得在小時候,我首先從電視劇中接觸到「花木蘭」的故事,然後就是背誦「木蘭辭」,最後才是迪士尼的動畫。動畫版的「花木蘭」沒有很吸引我(因此也沒有期待其改編的電影),反而「木蘭辭」中的傳奇故事令我大為佩服!雖然從小就被告知故事由民間戲曲等演變而成,但總想考究歷史上有沒有這號人物。

直到最近,透過考古學,我們可能找到多位歷史裡面的「花木蘭」。

按照考究,「花木蘭」的故事一直流傳以鮮卑女戰士為藍本,鮮卑人是現今蒙古至中國東北一帶的遊牧民族。雖然傳聞堅稱當地有如此英勇的女戰士,背後卻無實質考古證據支持。直至上月中,美國加州州立大學一位人類學家,表示其團隊在該地域發現女性骸骨,希望透過分析這些考古證據,找到更多有關當時女性角色及地位的重要資訊。可能你會覺得奇怪,為甚麼過了這麼多年,才有人關注女性在以前的社會地位及角色呢?一直以來,考古都是一個男性當道的科學領域,對於以前女性傳統角色的解讀可能會有偏見及誤差。隨著愈來愈多女性投身考古領域,尤其在最近數年間,出現愈來愈多有關兒童的考古研究。

鮮卑女性骸骨來自數千年前萬里長城以北的世界,匈奴在 2,200 年前曾在該地段生活,並在約 350 年後被鮮卑人取代,然後又在 300 多年後再次被突厥取代。

這名女考古學家進行挖掘項目多年,這次與團隊重新分析在古蒙古墓地的 29 副骸骨,希望找到一些關於關節炎(arthritis)、創傷及肌肉運用的痕跡。其中,他們一共找到 3 副鮮卑女性骸骨,並有理由相信當中兩副屬於戰士的骸骨,因為其骨頭上肌肉依附的位置,顯示她們有系統及常規地進行肌肉訓練,甚至與現今箭手的肌肉發達程度一樣,而且更與騎馬所鍛鍊到的肌肉吻合。

除了肌肉鍛鍊的痕跡外,與其他中國及蒙古找到佈滿創傷的骸骨相比,團隊並沒有發現她們有任何創傷痕跡。而她們的墳墓位於地底 20 至 30 呎以下,又有多個墓室,因而推斷她們的社會地位較高,所以不用近身搏鬥。

透過骸骨及考古學,可知鮮卑女性除了給予後人靈感創作成「花木蘭」外,也曾經獨當一面。她們與「木蘭辭」中代父從軍的木蘭一樣,都值得後世所傳頌。希望透過不同學科及專業的共同努力,讓我們了解更多古代女性的地位及她們在文化中擔當的角色。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