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自我審查的攝影年代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吓?現在要 Take side 嗎?」我懷疑這位 ABC 朋友沉睡了幾年。

現在已非黃藍問題,無論你站哪一邊,世界已經變了樣,選顏色,你對上了一些人;就算不選顏色,白色恐怖都蔓延到眼眉了。雨傘運動後,人身、言論、出版自由不斷被收窄,這是有目共睹的 —— 除非你是用不到 Whatsapp 就用 Wechat,上不到 Google 就百度的人,你值得繼續享受被圈養。

溫水煮蛙,經已開到荼蘼了。很少在這裡提及攝影和食物造型的工作,但其實幾乎每天都做,如果不開電視電話,看不到醜陋的新聞,每天最苦惱的就是這食譜的雞蛋應否下蠔油,與客戶商討一份玉子燒應該有幾多塊,或是按攝影師的指示修剪金菇,讓所有菇都是同一長度。我愛我的工作,但看到新聞,就覺得我做的事情「好廢」,完全幫不到忙。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認為我的工作和政治毫無關係,但最近發生的事情,足見自我審查已經去到不同層面。

真人真事:大品牌客戶拍攝食譜菜式照片,我整理道具,在菜式旁邊放上藍色餐巾,客戶叫停,說很「敏感」。當下我不懂反應,換過另一條餐巾就是了。後來想想,確是氣憤又無奈,明明菜式跟藍色餐巾最搭配,何以換上其他顏色?政治審查凌駕美學,此是其一;其二是其他顏色都有問題,黃色、紅色各有所指,七彩剩下四,不如索性全部黑白灰好了(但大品牌多數都像 TVB,喜歡七彩顏色),而這位客戶代表只是 30 出頭,我相信沒有老年高層叫他這樣檢視每一張相,只是他怕「瀨嘢」而自製問題,自我河蟹。

另一件真人真事:英國品牌高層在拍攝個人照片的一個月後,要求攝影師將其衣服由黃色變為紫色,因為(又)「敏感」。其實敏感的是誰呢?是他自己還是人大常委會?其實有誰 Care 他的個人照片呢?也許在這些人眼中,商業世界的考慮比言論自由更珍貴。我們本身可以擁有這些自由,因為這是基本人權,不需要任何人、組織或機關給予,很多人卻怕「瀨嘢」而選擇自我放棄。

一些寫 Facebook 內容的工作,主理人都叫我「小心啲」,大概是少做少錯,對的人做對的事。俱往矣,這就是我們的年代,但求苟且,不求精進,思想最緊要符合國情。也許這文章也會好快被「河蟹」,就寫在一國一制之前。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