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華武:來!一起為國泰炒濃油埋單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有得飛會輸,無得飛也輸。航空業是典型重資產行業,在武漢肺炎引發的航空災難年,國泰航空(293)半年錄得 98.7 億元驚人虧損,最終決定壯士斷臂,花費 22 億元去重組,既把「國泰港龍」停止營運,又一口氣裁減 8,500 個職位,雷厲風行的無情作風,對比國泰十多年來縱容燃油對沖巨額虧損,實在相映成趣。

國泰今次重組計劃被批擊無良,高層不但沒有誠心鞠躬道歉,所提出的管埋層減薪方案也充滿爭議,高層僅僅減薪一年,餘下過萬名員工的減薪卻無期限,被質疑有肥上瘦下之嫌。但一班員工似乎也無計可施,抱怨只停留於傳媒和社交媒體層面,未有付諸實質行動,也沒有引爆像 1993 年的工潮,多少反映國泰員工對著姿態強硬的管理層無可奈何,被看死無能為力,打定輸數。

國泰在燃油對沖方面表現差劣,自 2007 年起計,13 個財政年度當中居然錄得 10 次虧損。

一間國際級航空公司淪落到如斯田地,不單是因為疫情令全球經濟陷入半停頓。翻查其歷年的財政狀況,更大原因是管理層多年來未有正視管治問題(Governance),其中燃油對沖虧損問題尤為嚴重。自 2007 年起計,其於燃油對沖上一共錄得虧損超過 270 億元,13 個財政年度居然錄得 10 次虧損,由 2012 年至今,一共 7.5 個財政年度也未能扭轉這個尷尬局面。

國泰在燃油對沖方面表現差劣,管理層理應責無旁貸,但上幾任行政總總裁包括湯彦麟(Tony Tyler)、史樂山(John Robert Slosar)及朱國樑,竟能履行整個任期,其中朱國樑更試過在 2016 年度錄得近 85 億燃油虧損,兼且在公司整體蝕 5.75 億的情況下,逆市加人工 40 萬至 1,050 萬元。

國泰管理層問責制度也不透明,反而過去十年唯一未能完成任期的行政總裁,是基於政治原因而辭職的何杲(Ropert Hogg)。當時香港爆發「反送中」風暴,多名國泰員工私下作出政治表態,最終惹來中國民航局對相關機組人員發出「重大安全風險警示」,借安全之名要脅國泰就範,也間接逼使何杲引咎辭職,當時他也不諱言自己離任與政治掛勾,聲言「對公司近月所面對的事件負責」,隨後也發出「支持香港政府、行政長官、香港警方」的聲明。

事實上,航空業是典型重資產行業,有飛機租金、折舊、停機費等固定成本,為了重振旗鼓,不少外國航空公司也各出奇謀,例如台灣中華航空在疫情下側重貨運,成功逆市轉虧為盈,證明即使創意稍欠,也可務實轉型,免走裁員一步。而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預測,到明年年初,全球與航空業相關的 8,800 多萬個工作崗位中,近 4,600 萬個將被削減。

國泰於近五任行政總裁的管理下,共錄得約 272 億元淨盈利,而其背後主要建基於被裁走的前線員工的血汗,以及定價較同行高昂的機票費用。無獨有偶,期內燃油對沖淨虧損的 271 億元,數字與政府今年出手「救國泰」而認購優先股和貸款的 300 億元相當接近,巧合得彷彿是要讓整個社會及全數國泰員工,一同為高層炒燶油埋單。

馬克思曾指控他人乘坐其思想風潮的便車,留下一句:如果他們那一套是馬克思主義,那我的就不是了。國泰炒人是為公司好,那世間真的沒有好公司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