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文化遺產 —— 失修、搶劫威脅

A+A-
攝於去年 10 月,工人在吳哥窟進行維護工作。遊客劇減令不少文化遺產收入減少,但也為部分遺址帶來更多修理的時間,包括吳哥窟。 圖片來源:ANG CHHIN Sothy/AFP

武漢肺炎衝擊全球旅遊行業,各地昔日遊人如鯽的名勝變得冷清。不少世界文化遺產的管理者乃藉遊客參觀賺取維護資金,而遊客減少又令相關接待、紀念品販售和住宿等生意慘淡,甚至有人乘機盜竊文物。有見及此,不同國際組織開始向營運困難的文化遺產管理者,提供各種支援

國際衝突地區遺產保護聯盟(Aliph Foundation)現時正分配 200 萬美元緊急捐贈予 34 個國家,合共過百位面臨危機的文化遺產管理者。在西非國家馬里的古城傑內(Djenné),人類社會活動可追溯至公元前 250 年,是撒哈拉以南最古老城鎮之一,15 至 16 世紀期間更是非洲的伊斯蘭教傳播中心。去年春季疫情大流行,遺址內所有工作都告停止。聯盟向馬里文化部旗下負責管理傑內古城的使團捐出 1.1 萬美元,據「藝術新聞」 (The Art Newspaper)報道,文化使團已將捐款用於支薪及增添抗疫衛生措施,讓職工能在疫下繼續強化牆壁、修建新壩等工作。

把 200 萬美元資金對百多個文化遺產管理者來說,看似僧多粥少,但聯盟的科學及項目總監 Maja Kominko 認為:「緊急贈款反映,1 萬美元已可改變世界,但我們要細心觀察。現時所有組織的運作仍顯得混亂,我們要繼續留意他們的不同需要。」除了馬里,聯盟亦向也門首都薩那古城(Sanaa)提供近 1.5 萬美元,以便手稿藏屋的 65 名員工繼續修復有數百年歷史的手稿。利比亞古物部門則獲贈 1.5 萬美元用於支援遙距工作及線上培訓。聯盟又與羅浮宮博物館及美國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合作,為過去多次受圍困的伊拉克摩蘇爾博物館提供線上修復工作培訓,該館已於 11 月重新開放

攝於去年 6 月,緬甸蒲甘(Bagan)佛教寺廟前,有警察持槍戒備,防止掠奪者偷取文物。 圖片來源:Ye Aung THU/AFP

疫情大流行阻礙了技術工人的修復工作,部分人更受困無法離開。世界文化遺產基金會( World Monuments Fund,WMF)便成立 16 萬美元的救助基金,協助支付各地失業者的工資。如去年 3 月間,喀拉拉邦的木匠、比哈爾邦的泥瓦匠及北方邦的畫家等共 62 人,因出行限制而受困於安德拉邦首府海德拉巴(Hyderabad)的奧斯曼尼亞大學女子學院。在 WMF 支援下,他們月餘後均安全回家。報道另指,這批技術人員現已重返現場,開始修復這座 19 世紀英國官員住所

縱然有不同機構相助,但恢復文化遺產的正常管理運作才是長久之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便指,大流行對全球 1,121 處世界遺產造成深遠影響。主管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的 Mechtild Rössler 博士估計,截至去年 4 月初,已有 71% 文化遺產關閉,18% 僅部分開放。「許多地方本身已因資金不足而苦苦掙扎。現在它們缺乏國家資源、項目支援以及各項旅遊活動收入,經營更顯困難。」非洲馬拉維的瓊戈尼岩石藝術區(Chongoni Rock Art Area)便受封鎖影響停止製訂管理計劃,蘇格蘭舊工業村新拉納克New Lanark)的維護工作亦告中止。

部分人流劇減的文化遺產,更要面對有人趁機掠劫的風險。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建築物及場所負責人 Susan Macdonald 就提到,緬甸蒲甘(Bagan)的佛教寺廟有可能受掠。「在蒲甘,有人會挖去寺廟的磚塊,尋找其中的珍貴物品。在這裡靠觀光賺錢的人離開後,便有人在這段空檔期掠劫。」目前研究所在當地的項目合作夥伴,要時刻監察蒲甘 3,600 多座寺廟,確保遺址安全。文物販運及遺產人類學研究項目(ATHAR)的報告亦顯示,去年 3 至 4 月間,在網上非法販賣掠劫而來的文物個案激增。項目聯合負責人 Katie Paul 舉例:「在埃及,有掠劫者於網上發佈自己的盜竊過程。這些盜竊活動非常危險,遭盜竊的處所十分容易崩塌。」

儘管如此,遊客減少對部分名勝古蹟而言亦有好處。Rössler 指,旅遊業急劇萎縮,反而令柬埔寨吳哥窟的技術人員,可以在沒有人群遊覽的情況下進行維護工作。報道指,許多相關組織正在重新考慮,未來應如何保護各地文化遺產。專家們認同,「超荷旅遊」現象令許多地點人滿為患,長遠威脅文化遺產的狀態。Rössler 認為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去年因疫情關閉 8 個月,並於 11 月重新開放的例子值得參考。「每天只允許 675 名遊客參觀,這是疫情以前允許遊客數量的 3 成。」廣大遊客未必樂見限制遊覽人數,但正如 Rössler 所言:「對於古老的印加遺址來說,是一大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