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我以寫程式的態度去寫文章,也希望人人都這樣做

A+A-

寫程式,就是將人類的意思,架構成一部機器,讓它能夠依照我們的意思進行輸出。同樣地,寫文章就如將自己的意思建構成一部機器,讓人看完文章後,在腦子裡以我們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故此,寫程式所用的編碼,也被世人稱之為程式「語言」。

所以,寫程式不過是把文章寫給一個叫作「機器」的讀者看而已。好的程式,能精確地讓它執行出理想的輸出;不好的程式,則會使其無法執行、執行困難,或者輸出的結果未如理想。

故此,好的文章,就是讓讀者能夠如你所想地進行理解;不好的文章則會讓人看不懂、看得很吃力,或者使人誤解。

但機器是比人類更好的讀者,首先,它從來不會拒絕你的「邀請」。再拙劣、再令人難堪的程式,它還是會去編譯看看,執行看看。人類則可能直接不看,就算是老師,也有機會直接寫個「閱」字了事。

更好的是,機器不容許錯誤,當你寫的東西不合邏輯、架構有問題、語法有錯誤,它就不能執行,不會像人類般,將一堆不合格的東西勉強吃下去。機器更會顯示出執行結果,你可以知道它有沒有誤解你的意思;而人類就算誤解了也未必會告訴你,經常會不懂裝懂。

每一個編程者,一開始都會不斷的經歷挫敗,因為人類先天有很多不合邏輯的想法,機器會無情地給你錯誤,你需要不斷修改、不斷修改,直至可以執行為止。然後你又會發覺結果未如理想,進而繼續不斷修改、不斷修改,修到機器給你想要的結果為止。但這些都是好事,因為每一次挫敗,都能將你的腦子修成一個合邏輯的東西。

在機器的嚴格訓練下,你自然會愈來愈習慣寫出架構、邏輯嚴謹,因果關係連綿的東西。若以寫程式的態度去寫文章,自然也會寫得愈來愈好。相對之下,如果一開始學寫文章,就是給人類看的話,就無法如此嚴謹,也不會有人來修理你那一團糟的邏輯,因為看的人本身也很有可能不合邏輯。

所以當別人問我怎樣學好寫文章時,我都叫他去學寫程式,當然真的會這樣做的人好像不多就是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如何拉出來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