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荷蘭宵禁令 —— 引發示威,助長炒賣?

A+A-
實施宵禁後,荷蘭街道空無一人。 圖片來源:路透社

如果今日香港政府因新冠肺炎疫情宣佈實施全城宵禁,不知道大家反應會如何?

筆者 12 月在荷蘭時,當地政府為應對歐洲嚴峻疫情,已宣佈更嚴厲的 lockdown 政策,當時除了已有的餐廳堂食禁令、運動限聚令等,連非必要的商店都不開門,超級市場、藥房、政府機構等基本服務則可開放。來到 1 月,筆者身在香港進行強制隔離,但亦留意到荷蘭新聞 —— 當地自二戰以來首次實施宵禁,日期暫定為 1 月 23 日晚上 9 時至 2 月 10 日凌晨 4 時半。宵禁期間,市民不得在晚上 9 時到凌晨 4 時半外出,違例者可面臨 95 歐元罰款。

宵禁令一出,你猜有甚麼一連串的反應

首都阿姆斯特丹及南部城市燕豪芬都有民眾示威抗議。據報,示威者聚集,有人拋擲石頭和煙花,亦有人以單車築起路障,警方出動水炮、催淚彈、警犬,甚至騎警驅散,有過百人被捕。從圖片及影片上看,衝突甚為激烈,特別是騎警騎著馬驅散人群,畫面驚心動魄。亦有報道指,有民眾在於爾克示威,破壞檢測中心。

荷蘭民眾示威抗議宵禁令,警方出動水炮驅散人群。 圖片來源:路透社

其實早在宵禁消息傳出後,已有人迅速作出反應,進行炒賣!「炒」甚麼呢?原來是外賣送遞員制服。原因是今次宵禁有所豁免,據悉當中包括危急情況、緊急醫療協助、工作需要、遛狗、參加喪禮、去法庭、不想使用提供住宿的無家者,還有出席晚間現場電視節目的嘉賓等。這些豁免使送遞員制服的市場需求激增;亦有人在網上出售裝置於電單車上的外賣箱,叫價由 50 歐元起跳。更有專門招募遛狗義工的網站負責人指出,平時每星期只有約 10 人報名,但自宵禁消息傳出,短短兩、三日已收到 300 人報名。你說這些「反應」是否令人哭笑不得?

香港日前於佐敦「受限區域」封區強制檢測,引起不少爭議。 圖片來源:路透社

遠在荷蘭,宵禁雖引發了如此激烈的反應,但也有荷蘭朋友們對於防疫措施體諒配合;近在香港,早前佐敦封區,有市民抱怨政府公佈得不夠早不夠好,亦有人表示少少困擾可保社會大局。至於筆者因工作關係必須回港,14 日強制檢疫突變 21 日(嚴格來說是 21 晚),也跟許多來港人士一樣,必須要硬著頭皮接受。筆者絕對尊重把關防疫的重要,但一如其他文章所言,隔離人士的心理(長時間隔離的人,不只是旅客,他們的身心健康,社會有足夠討論嗎?)和金錢(筆者身處的隔離酒店在指定檢疫酒店中已不算貴,但亦逾 1,000 港元一晚。是否人人都有財力「回家」?)負擔亦著實不菲,更不說時間負擔及隔離期間可斟酌的安排了 —— 我們是否有可以做得更好的空間?還是那句,真的,防疫很重要,大家也想疫情快快過去,盡快回復運轉得比較暢順的世界。只是在疫症的非常時期,我們除了需要對彼此抱有同理心外,更需持續進行討論和檢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漫遊者在途上

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帶著社會學背景的多棲體育人,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不同的創作工作,也終究仍是一個「漫遊者」。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繼續以「漫遊者」的目光,陪大家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