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吸血鬼謀殺案

A+A-
案件中搜集的公寓平面圖及證據樣本,仍然陳列於斯德哥爾摩警察博物館。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一直以來,大家對於吸血鬼的印象,就是戴著斗篷、絕對噬血的尖牙怪物。而傳說的出現,亦使不同國家出現類似風格的殺人犯,其中一個最廣為人知的,就是「杜塞爾多夫吸血鬼」Peter Kürten。1931 年 7 月 2 日,Kürten 因殺害 9 人及企圖謀殺另外 7 人而被處決。在走上斷頭臺之前,他問監獄內的精神學家:「在頭被砍下來之後,還可以維持聽覺一段短時間嗎?我會不會聽到自己的血從頸部流出?如果可以的話,將會為這一切樂事劃上最完美的句號啊!」Kürten 的情況,在心理學上稱為嗜血症(Renfield’s Syndrome)。換句話說,醫學臨床暫時對此病症沒有認知,並認為這是由心理原因造成的結果。

關於吸血鬼,除了有「德古拉伯爵」等創作之外,歷史中更會以「吸血鬼謀殺案」統稱未知的犯罪人。

在 Kürten 被處決後翌年,一名稱為 Minnie 的女士跑到斯德哥爾摩警察局報案,指其好友 Lilly Lindström 消失了四天,她們住在同一棟大廈,並經常互相關照。在接報後,警方到 Lilly 的公寓查看,發現她已經在屋內逝世數天,其左邊身躺在沙發的腳踏上,血從頭的右邊滴到地上。有見及此,警方展開了調查,希望可以透過訪問朋友及鄰居,找出可疑的地方及嫌疑犯。Minnie 表示,Lilly 在死前的幾個小時,曾經到其住處問她借一個避孕套作接客之用,之後就沒有見過對方。警方循這條線索追查,卻找不到所謂的客人。

由於 Lilly 死亡的方式及經過都很奇怪,因此請來法醫為其解剖,並總結其死因是由鈍器在頭部造成創傷,而致命傷口從頭部右邊太陽穴延伸到頸部,相信由類似水管形狀的東西所致。法醫更在解剖時,於其兩腿之間發現一個避孕套。

警方於現場搜證時在廚房發現血跡,認為兇手有機會「品嚐」過 Lilly 的血液,因而被廣稱為「阿特拉斯吸血鬼」(Atlas Vampire)。警方亦發現公寓內不單沒有打鬥的痕跡,更異常地整齊,她遇害當晚所穿的衣服甚至被摺疊好放在椅子上,看來這名兇徒並未留下任何痕跡。多年後,一名當時的調查員 Alvar Zetterquist 稱現場並無任何指紋或毛髮,相信兇器由兇手自己帶來,並在行兇後帶走。

當時搜證檢獲的證據,包括 Lilly 身上的頭髮、指甲,甚或避孕套的包裝等,至今仍收藏在斯德哥爾摩警察博物館,亦尚未有人因此案而被檢控,成為一宗懸案。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