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獵魔士」 —— 由小說到電子遊戲

A+A-
「巫師 3:狂獵」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Moby Games

上回專欄所推介的「狼之惡夢」動畫電影,是波蘭作家 Andrzej Sapkowski 的同名小說「獵魔士」(The Witcher)之衍生作品。原著共有三部短篇小說集、五部長篇小說和一篇前傳;而中文版本則翻譯了兩部短篇、五部長篇。有別於「哈利波特」及「暮光之城」等小說在原著大賣後再被改編成其他影視作品,「獵魔士」初期在英語世界不算流行,反而是憑著被視為其外傳的「巫師」電子遊戲系列風靡全球,更被波蘭人視為國寶。2011 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波蘭,就獲贈當時最新推出的「巫師 2:王國刺客」特別版遊戲。

而「巫師」遊戲系列的巔峰之作,不論是故事劇本還是銷量,必定是「巫師 3:狂獵」(The Witcher 3: Wild Hunt)。要總結「狂獵」的內容,可以借用「狼之惡夢」主角、在遊戲中已年過百歲的獵魔宗師 Vesemir 的一句:

以前的世界簡單得多:人是好、鬼怪是壞,現在卻複雜多了。

「巫師 3:狂獵」作為一款由原著改編而成的電子遊戲,完美地承襲了原著的世界觀,以及原作家對於人性的深刻批判。遊戲和小說一樣,故事背景雖然建立於一個虛構的歷史時期及地理位置,但當中觸及的議題,例如新舊宗教衝突、政治爾虞我詐、種族對立矛盾、女權意識興起等等,無不令人聯想到歐洲大陸在中世紀往後的歷史發展。

在「巫師」的世界,鬼怪的出現來自人類世界一場發生在 1,500 年前的天球交匯,從此各種奇珍異獸降臨人世,獵魔人就是為人類斬妖除魔而生的一種職業。在遊戲中,玩家扮演俗稱白狼(White Wolf)的獵魔人傑洛特(Geralt of Rivia),在一個充滿妖魔鬼怪的世界伏妖降魔。當一條鄉村或一個城市出現怪物,或有鬼怪出現的跡象時(例如有村民去打獵後橫屍森林),當地人就會登出告示,同時眾籌請獵魔人解決問題。

玩家的每一個抉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Moby Games

在玩家的調查過程中,揭露的往往都是人性的黑暗面,以及社會迷信、封建害人之處。例如一座大宅之所以鬧鬼,是因為親人在爭奪家產時將一方鎖在馬槽活生生餓死,導致陰魂不散;或者某村莊每年都會向女巫提供活人作祭品,以求來年風調雨順;又或是森林中出現殘暴的怪獸,原因是村民放棄打獵、開發森林,背棄了祖先和大自然的約定。

作為一個獵魔人,玩家時常要在兩難中作出抉擇:應該尊重當地的信仰,還是阻止女巫?應否鼓勵村民信守祖先的約定,儘管已經不合時宜?而玩家的每個選擇,都有機會為獵魔人的世界帶來意想不到的惡果:當你阻止以活人作祭品,令女巫不再保佑村民,結果反做成更多人命犧牲;當村民回復過去的生活方式,卻將年輕一代迫上絕路…… 這些有意無意的決定,都會令遊戲世界充滿各式各樣的悲劇。加上「巫師 3」有近 100 小時的遊戲經歷,故事完結後仍然叫人久久不能釋懷。

「巫師 3:狂獵」自 2015 年面世後就成為熱賣商品,在眾多電子遊戲中脫穎而出,橫掃全球 800 多個遊戲大獎,在業界絕對是一時無兩,而遊戲的發行商 CD Projekt Red 則憑著該系列成為波蘭市值最高的商業機構。「狂獵」後來更推出了兩個補充資料片(DLC),再贏得電子遊戲最佳劇情大獎,累計成為史上贏得最多最佳遊戲大獎的角色扮演遊戲,直到 2021 年才在一片爭議聲下被 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發行的 The Last of Us Part II 取替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