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獵魔士:狼之惡夢」—— 重新認識狼派一代宗師

A+A-
「獵魔士:狼之惡夢」以原著主角傑洛特的師父維瑟米爾(Vesemir)為主線;圖為劇照。

一個甚麼都不害怕的人,究竟會害怕甚麼?這個聽起來自相矛盾的問題,就是「獵魔士:狼之惡夢」(The Witcher: Nightmare of the Wolf)的故事核心。「狼之惡夢」是 Netflix 在 2021 年 8 月上架的一齣原創動畫電影,雖然只有短短 1 小時 23 分鐘,但筆者認為它比起同為 Netflix 原創、由亨利卡維爾(Henry Cavill)主演的「獵魔士」(The Witcher)電視劇更為出色。

獵魔人的故事,要講得好其實非常困難,因為原著小說中的世界觀太過龐大:除了妖魔鬼怪,還有珍禽異獸、宮廷政治、民間傳說等等,這些內容環環相扣,很難被濃縮為一齣只有 10 小時的劇集。2019 年電視劇推出的時候,網上充斥著大量關於「天球交會」、「意外法則」(Law of Surprise)的解說;相反,在「狼之惡夢」中,「意外法則」就是窮人「沒錢付給獵魔士,就以孩子抵債」,一個小孩子也會明白的道理。

對從未認識過這個魔幻世界的觀眾而言,「狼之惡夢」所講的故事就是:獵魔士是由人類經改造而成的職業獵魔人,然而有個別獵魔士做了壞事,因此引起了女術士的追殺。觀眾要清楚獵魔士的世界觀,才可以好好投入故事,對作為異類的獵魔士產生同理心,這樣劇情才能帶動他們的情緒。

「狼之惡夢」和其他前作的另一個分別,就是它並非講述原著主角傑洛特(Geralt of Rivia)的故事,而是傑洛特的師父維瑟米爾(Vesemir)的童年,以及他成為獵魔人的經過。除了因為此角色在「獵魔士」電腦遊戲中深受玩家愛戴,更因為傑洛特已經在 Netflix 電視劇中有明確定位 —— 一個如「超人」般存在的獵魔人(這一點明顯是電視劇組的刻意塑造)。觀眾知道無論發生任何事,傑洛特都必定能逢凶化吉,因此這個角色不會(亦不需要)成長。

電視劇中的傑洛特是一個非常平面的角色;但維瑟米爾的故事卻充滿其他可能性:「狼之惡夢」令「獵魔士」的新舊觀眾重新認識這個狼派一代宗師的出身,同時補充了他在其他「獵魔士」作品(包括電腦遊戲)中從未交代的故事,是建構整個「獵魔士」傳奇的一部重要作品。

所以,一個像獵魔士般,甚麼妖魔鬼怪都不怕的人,究竟會害怕甚麼?「狼之惡夢」最成功的地方,就是透過描寫維瑟米爾的遺憾,刻劃出獵魔士人性化的一面;而為了避免再有遺憾,他由一個只追求利益的賞金獵人,漸漸變成在其他作品中,擁躉所認識、愛戴的獵魔大師。

然而,熟讀原著的粉絲必定會發現,「狼之惡夢」偏離了「獵魔士」系列的精髓 —— 雖然前作描述的世界充斥著妖魔鬼怪,但真正醜惡的是人性。「狼之惡夢」的劇情亦和外傳(The Witcher 電腦遊戲)有明顯衝突 —— 如果狼派的城堡凱爾莫罕(Kaer Morhen)是平常人徒步可及,外傳的故事就不會成立;獵魔士施的應該是法印,而不是威力強大的法術等等。雖然這些細節都是可以斟酌的地方,但整體而言,「狼之惡夢」都是一部可以令觀眾感受到「獵魔士」黑色魔幻魅力的動畫電影作品。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