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普京的烏克蘭棋局大誤判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烏克蘭馬里烏波爾仍然有十萬人被困,斷水斷糧困境愈趨嚴峻,烏方促請俄方讓這批居民撤離。英國「衛報」報道,俄軍剩下的物資只足夠維持多三天;俄羅斯總統新聞發言人重申,軍事行動正「按照計劃推進」,又說只會在「國家存亡受到威脅」時才會使用核武。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將近一個月,戰績貧乏,大出全世界意外。其中原因,首先是侵略的一方,如果是極權國家,缺乏「集體領導」的決議論證,由某一排或某一軍事強人支配局面,必然發生誤判。

1931 年 918 事變之後,軍國主義政府在前天皇有最大號令權,認為可以進一步佔領華北,很快就可以吞滅中國。想不到南京淪陷之後,中華民國政府先播遷武漢,再退到四面山圍的重慶。日本派出轟炸機,不炸共產黨的紅色首都延安,只炸蔣介石所在的重慶。蔣中正苦守等候英美伸出援手,但英美只提供口頭譴責日本的精神支援,直到日本自己偷襲珍珠港,行為趨向偏激,美國方向日本宣戰,英國也跟隨。

當年日本沒有原子彈,但因為日本在外相松岡洋佑分別訪問柏林和莫斯科之後,回國推薦與德國、意大利結盟成為軸心國,方引起火燒連環船,英國對日本宣戰。

今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處境就像重慶時期的蔣介石,拼命呼籲英美參戰,但英美保持觀望。眼看江山淪陷,許多日佔的城市中國老百姓受苦,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決定不等英美幫忙,並與日本謀和。

今日的普京向烏克蘭叫陣,要求也很相似,其中一項就是要指定一個親俄的總理。但是烏克蘭舉國抗敵決心強烈,並無國內的主和派,烏克蘭政府也只有一個聲音,沒有烏國的汪精衛。

普京對烏克蘭的錯誤判斷,也以為兩日內可以攻陷基輔。全世界的專家用常識判斷,都想不到普京竟然想將整個烏克蘭吞下,以為普京最多只出兵烏國東部,扶植兩個地區獨立之後歸順俄羅斯,並且在這個地區長期駐軍。有克里米亞和黑海天險,應該是基輔的中央政府派兵來討伐,正如康熙派兵討伐盤據雲南獨立的吳三桂,又怎會由北面進襲基輔?

以地理位置,基輔確實離俄羅斯邊境很近,有如南韓的首爾離北韓邊境不足 40 公里。但是基輔市外有一條聶伯河,俄羅斯的坦克很難跨越,只要烏克蘭將河上兩三條大橋炸掉,俄羅斯即使有五百架坦克也無法開入首都。

何況北部的土地以軟土為主,不利坦克行走,而且天氣寒冷,普京開戰早了一個月。烏克蘭的主場,抗禦外敵入侵的一方永遠佔有道德高地和民族底氣。加上美國和北約國家提供先進武器,一個月久攻不下,已可視同為敗局。

但是普京兩腿已經深陷泥沼,無法抽出。久攻不下,但濫殺平民的炮火綽綽有餘。拖得愈久,殺得愈多,戰爭罪行也更為深重,即使協議停火,對烏克蘭城市的破壞,美國和西方可以用凍結了的俄羅斯資金,資助西方國家的建設工程集團,發財之餘,也佔盡道德公義。普京的位置,將會成為戈林和東條英機的混合體,不由國際法庭審判,無法向全人類交代。

普京個人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下場?如果不願意,情緒和思想走向極端,動用核武攬炒升級的危機自然增加。但普京本人無法擼起衣袖走進核彈末日指揮室親自操作發射的電腦,還是要中下層的人來執行。那些人是會一齊瘋狂還是會有一兩個清醒,激烈的爭執中,會不會近距離將普京擊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