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俊:不要為了世界盃,餐餐吃兩餸飯

A+A-
圖片來源:Tweme Rum Lnsolwi/Wikimedia Commons

世界盃是人生大事,畢竟 4 年一屆,一生人看不到幾多次。美斯和 C 朗更接近告別賽,大有可能是最後一屆參戰。球賽是重點,吃喝變得次要。在放工時間,各處食肆已見外賣人龍,大家都急急腳回家迎接世界盃,其實吃甚麼根本不重要,方便屬首選,意粉薄餅最常見,炒粉麵飯一定少不了,而今屆還多了庶民新寵兒 —— 兩餸飯。

兩餸飯成為今年異軍突起的飲食奇葩,震撼程度媲美日本贏德國,滲透層面更如西班牙進攻般覆蓋全場,你生活所及幾乎逃不開兩餸飯店,總有一間喺左近。兩餸飯的好,相信很多人都知,勝在方便、價錢便宜、種類選擇多、餸菜時常有驚喜…… 不少人更用一句話總結:「仲平過自己煮!」這就是問題所在,為甚麼兩餸飯這麼便宜?32 港元兩餸任選,還有一大盒白飯,分分鐘夠兩個人食,這個價錢到底用上甚麼食材?

不如容我當小人,說說兩餸飯的惡。為應付龐大人流,兩餸飯店家通常會預早煮好飯菜,迎接飯市,為怕蔬菜變黃,多用半煮熟的小棠菜,久放了都不易被發現,或是做炆煮的娃娃菜,放兩天都不為過。要控制價錢,很多店家都用參差的平價凍肉,肉太硬又沒味道?不緊要,乾脆啤水或下鬆肉粉軟化,再用濃郁醬汁掩飾,或加味精調味,一樣可瞞天過海,所以咕嚕肉、黑椒牛肉、椒鹽豬扒大為流行,同樣以調味取代肉味。

我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相信坊間亦有不少高質兩餸飯,畢竟兩餸飯只是一種經營模式,關鍵還是你有沒有心做菜,想不想用食物欺騙他人。只是當餸菜價錢太便宜,你就要提高警覺,跟「有朋自遠方來,非奸即盜」同一道理。

當然為方便,久嘗一餐劣質兩餸飯也沒何大礙,但世界盃為時一個月,餐餐吃是挑戰人類極限,偶然應該要吃點好的,過去我便常買軟芝士、巴馬火腿、南歐的煙燻豬頭肉和一點水果,來支持我的愛隊意大利(但今屆他們進不了決賽周)。這種帶有儀式感的睇波方式其實頗有趣,特別是一大班朋友,買一隻炸豬手和大量香腸啤酒,看德國比賽,或是弄很多 tapas 邊吃邊支持西班牙,都會莫名其妙地增添了投入感。沒錯,這種吃喝方式可能跟球賽無關,正如穿起美斯球衣在家中尖叫加油一樣,歡呼聲同樣傳不到球場上的美斯耳邊(已假設他聽得懂廣東話),但加了這些「配件」可會令比賽更加刺激,而你彷佛參與其中。

今屆世界盃,英格蘭又再視為大熱門,傳媒再說他們的陣容是繼 1966 年後,最有機會捧盃。知道香港有很多英格蘭球迷,特別找來 1966 年他們得到世界盃後的晚宴菜單,好讓球迷準備,哈利簡尼和修夫基捧起世界盃後,你大可吃上這頓豐富晚餐,好好開心一下。

1966 年英格蘭隊世界盃冠軍慶功宴菜單:

哈密瓜沙冰
法式牛油煎龍脷魚
紅酒肉眼牛扒
忌廉四季豆
炸薯餅
梳乎厘
雪糕蛋糕
法式小點配咖啡和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字字研究所出版人,前《飲食男女》執行編輯。曾編寫《本土情味——香港百年飲食口述歷史》、《香港經典小食》等書籍。不專心飲食者,試圖以歷史、哲學、經濟、政治分析飲食活動,最後一無所獲。